$60 Cash Back Rebates for all MBNA Credits Cards | 溫哥華.com 溫哥華活動, 購物, 及團購情報網 | So Far So Cheap 溫哥華購物情報網



經GreatCanadianRebates.ca申請信用咭可得最高$65現金
Ebates.ca: Join Now! Get 3.0% Cash Back on all your Groupon purchases!
ING DIRECT:開設戶口可獲 $25 獎金
Shop at LEDSHOPPE.COM to receive 10% off, Code: AFP024
返回列表 發帖

離婚父滙款囑照顧異母弟 女兒將60萬據己有判歸還

離婚父滙款囑照顧異母弟 女兒將60萬據己有判歸還
指父售中國物業是她名下 停擔保移民


【明報專訊】一位把女兒送來加拿大深造的父親,因為與原配妻子離婚而又再娶,還生下兒子,結果觸怒了在加國讀書的女兒,父親滙款60萬元來加,請女兒幫忙支付弟弟的學習和食宿費用、購置房產以及辦理團聚移民等事宜,結果被女兒將金錢轉走不還。父親只好與親女對簿公堂,拿回被侵吞的金錢。

現年62歲的李氏來自中國山東省,是當地某電子廠的經理。他在2001年把時年21歲的女兒幸子(Xingzi,音譯)送來加拿大,就讀於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數學專業。

2007年幸子大學畢業。在校期間,幸子和一位韓裔校友Kim相戀,兩人畢業後於2010年結婚。

李氏在2003年與原配妻子銀芬(Yinfen,音譯)離婚。但此前,李於2000年結識了時年29歲的萍(Ping,音譯)。李在還未離婚的情況下,就開始與萍交往,並在2002年1月同居,同年底,萍更生下一個兒子。

2015年8月,李讓已經12歲的兒子去加拿大讀書,由同父異母的姐姐和姐夫照顧。為此,李早前以自己和兒子的名義,在加拿大皇家銀行開設了2個銀行帳戶,當兒子要去加拿大時,李向這兩個帳戶及女兒的帳戶,總共匯款60萬加元。

滙款準備在低陸平原置業

這筆錢是用作兒子學費和生活費;同時也用來在溫哥華附近的低陸平原(Lower Mainland)地區購買房產,等李於今年退休並移民加拿大後,作為他晚年生活的住所;其中的15萬元則是作為給女兒的酬勞和費用,因李的移民計劃,是要靠女兒作為擔保人,以家庭團聚移民的方式申請。

李稱,他這些匯款的來源,是他出售了自己以及現任妻子萍在中國的物業所得。

而這些物業中,有一個是位於山東省首府濟南市的物業,其地區號碼為802號。

當初李購買此物業時,一方面是讓自己的年老父母有棲身之處,同時也將戶主的名字登記為女兒幸子,等他自己過世後,女兒便可繼承這處房產而不用支付遺產稅。

而為了避免女兒和兒子將來爭產,李也想預先安排,這個802號物業就是預留給女兒的。但只要自己還在世,李就希望還能夠對這物業擁有完全的處置權,可隨時出售並任意處置售賣所得﹔因此﹐李在買房後,只告訴女兒為爺爺奶奶買了一個房子。直到2003年5月,李需要為房產交稅而需要女兒的授權時,才把實情告訴女兒,並最終拿到房產證。

2014年,李的計劃出現了變化,他打算全家移民加拿大,遂將802號物業及妻子所擁有的一處柏文物業出售,所得的售房款用作上述目的。

不知聯名戶口加了女兒名字

李卻不知道,他和兒子在皇家銀行開設的帳戶,都被設定為聯名帳戶,聯名人就是女兒幸子。

李稱,幸子從上述3個帳戶中拿走了15萬元及其他匯款後,卻在2015年12月突然宣布,不再擔保父親移民,同時又拒絕退還款項給父親。

李續稱,女兒和女婿用這些錢裝修房子﹑購買新車﹑支付信用卡借款,還在Langley購買一所鎮屋作為投資。

但幸子和其丈夫則反駁父親的說法,除了向父親所借的1萬元,以及用於支付弟弟讀書和生活所需的費用外,餘下的款項都應歸她所有。

理由是,這些錢都是由出售802號物業後所得,而該物業是父親「生前餽贈」的禮物(Inter Vivos Gift),所有權已經屬於她﹔因此﹐當她父親將這個房產出售後,售房所得金錢自然也屬於她。她從帳戶中取走錢款,是在主張自己的合法權益。

對於這樣的說法,法官沃克(Walker)指出,幸子需要證明,802號物業(或其出售所得),確實是李氏「已全部同意贈予給女兒並且不再用退還給他」。

在庭審過程中,法官認為李的證詞基本上是基於現有證據,符合常理且保持一致性,具有相當高的可信度﹔因此﹐法官相信,李之前並沒有意圖把這個房產「全部贈予女兒且無需歸還」。

相反,幸子所主張的「房子是父親贈予的禮物」這一說法,與整件事的背景、客觀證據以及各個相關人物的行為不符,與常識更是有矛盾,說明她是在編造故事。

而且幸子無視父親已經處於極大的財政困境,仍把他視為自己維持加拿大生活的資金來源。當發現父親不能再像以往那樣資助她時,她就採取各種手段榨取父親,甚至不惜讓自己的爺爺奶奶搬家。法官批評幸子是一個「自我且以金錢為中心」的人物。

沃克法官還認為,由於幸子認為父親有外遇,在原配家庭破裂上負有主要責任,而且她又嫉妒原本都歸屬於她的家產,現在卻要分給同父異母的弟弟,因此對父親更加憎恨。

所以當她受託辦理父親的移民事宜時,不但拒絕再擔保父親移民,而且還把與她同住了幾個月的弟弟趕出家,讓這名少年去住Home-Care。與此同時,還從弟弟的銀行帳戶中取走金錢,用於償還自己信用卡的債務,並購買一輛價值為6.3萬元的汽車。

幸子後來跟父親說,她已補還弟弟的銀行帳戶,卻沒有告訴父親,用來還帳的錢,是從父親的銀行帳戶中提取。

幸子把父親匯來加拿大的60萬元,幾乎全數轉到自己的個人帳戶,其中的非法所得為42.39萬元。她和丈夫Kim不但要全數退還這些錢款,而且法官還要求書記員去計算,幸子以這些非法轉移來的金錢購買的房產,升值多少,在此期間,這處房產的業權歸李所有。

等計算清楚後,李還要再來出席聆訊,來商討如何取回被轉移走的本金,以及由此衍生所得的收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