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Cash Back Rebates for all MBNA Credits Cards | 溫哥華.com 溫哥華活動, 購物, 及團購情報網 | So Far So Cheap 溫哥華購物情報網



經GreatCanadianRebates.ca申請信用咭可得最高$65現金
Ebates.ca: Join Now! Get 3.0% Cash Back on all your Groupon purchases!
ING DIRECT:開設戶口可獲 $25 獎金
Shop at LEDSHOPPE.COM to receive 10% off, Code: AFP024
返回列表 發帖

席捲全球的「民粹主義」有何共通點

本帖最後由 Quest 於 2018-3-7 11:06 編輯

特朗普、杜特爾特和科爾賓:席捲全球的「民粹主義」有何共通點



美國總統特朗普、英國工黨領袖科爾賓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這三個人之間有什麼共通點?

雖然政治立場各異,但他們都被貼上了「民粹主義領袖」的標籤。

「民粹主義」(populism)在世界各地正在急速升起──尤其是歐洲的右派勢力;在美國,這樣的大眾情緒將特朗普推上了總統寶座。

在歐洲,民粹政黨在多個國家的選舉中成為主要勢力,最新的是意大利。民粹政黨「五星運動」及其他反移民政團成為了近日意國大選的贏家。

但「民粹主義者」與「受選民歡迎的政治人物」,當中有微妙的分別。

「純真的平民大眾」

在政治學者穆德(Cas Mudde)所著的《牛津通識讀本:民粹主義》中,政治學上的「民粹主義」意思是,社會被分成兩個互相對立的群組——「純真的平民大眾」與「腐敗的精英」。

「民粹」一詞時常被用作一種方便的政治侮辱。英國工黨領袖科爾賓就曾因為該黨口號「為大眾,不為少數」,被批評為民粹主義者,但這項批評並不準確。

《民粹主義席捲全球》(The Global Rise of Populism)作者班傑明.墨菲特(Benjamin Moffitt)說,這個字眼「經常被誤用,尤其在歐洲的語境之下」。

真正的民粹主義領袖,會聲稱自己代表了團結一致的「人民意志」,站在「敵人」的對立面,而敵人通常體現為當下的政治體制。這樣的領袖會宣稱自己的目標是「抽盡資本主義的沼澤」或抗衡「自由派精英」。

「在歐洲,民粹主義領袖一般會與右翼掛勾,但右傾並不是構成『民粹』的鐵律。」墨菲特說。



"Drain the Swamp"是特朗普競選時常說的口號。

右翼崛起


不論是來自哪一個政治光譜的政黨,都可以被歸類於民粹主義政黨。

在拉丁美洲,委內瑞拉已故總統查韋斯(Hugo Chávez),就被稱為左翼民粹,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亦然。

然而穆德認為,今時今日最成功的民粹主義政黨,無疑是傾右、甚至極右的那些:「像法國的瑪林.勒龐,匈牙利的奧班(Viktor Orbán),以及美國的特朗普,就結合了民粹主義,(反移民)本土主義與極權主義。」

從《時代》雜誌到歐盟委員會主席,不同的評論者多年來一直警告,右翼民粹將會崛起。

但事實上,右翼民粹從來不是什麼新鮮事。


在意大利,具民粹主義色彩的「五星行動」急速冒起。


「過去25-30年,政治學家一直在關注這個議題,」墨菲特說:「但近年右翼民粹的發展的確在加速。」

專家指出,國家內部出現多元文化,以及全球化等社會變遷,還有其他更加貼身的危機,均是歐洲民粹主義政治勢力冒起的背景。

歐洲政治研究聯盟總監馬丁.布爾(Martin Bull)認為,歐洲民粹主義的興起,在2000年代初已見端倪,但在最初數年規模一直很小。

布爾說歐洲民粹主義支持度大增,是2008年以後,尤其是金融海嘯轉化成債務危機的2011年。當時,屬於精英階層的富裕銀行家,對造成廣泛社會影響的金融危機難辭其咎。

「我就是人民本身」

在《民粹主義席捲全球》一書中,墨菲特提出,典型的民粹主義領袖還有其他特徵。

其中一個特徵是「脾氣差」,或行為舉止有別於一般政治人物,這是特朗普與杜特爾特均使用的策略。


時時語出驚人的杜特爾特有「菲版特朗普」之稱。


另一項特徵是「不斷延續危機狀態」,一直擺出戰鬥的姿態。

「掌權的民粹領袖,需要持續地讓民眾相信,他不是體制的一部份,而且永遠不會成為體制,」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理論家娜迪婭.烏賓那堤(Nadia Urbinati)說。

烏賓那堤形容,民粹主義意識形態是由「負面」元素組成的,反政治、反智、反精英。這亦體現出民粹主義的另一項優勢:它可以不斷變化、有著多重表向。

「民粹主義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它能適應、迎合不同的政治形勢。」

此外布爾指出,民粹主義領袖還共享一項特點,就是他們對現代政體「複雜民主制度」的厭惡,傾向公投等「直接民主」方式。

這與極權主義不無關係:強人領袖冒起,正是基於民眾對現存體制的不信任。

「民粹主義領袖作出的決策,在傳統民主政制中是不可能出現的。」

這一點在委內瑞拉已故強人領袖查韋斯身上最明顯——他曾經說過,自己不是一個個體,而是「人民」本身。

墨菲爾認為,這樣的想法「會令人以為自己永遠不敗,以非常可怕的方式重新界定政治。」

因為如此一來,一旦你不站在「人民」的一方,就會被劃為「人民」的敵人。




已故的查韋斯被視為拉丁美洲民粹主義領袖的典型


這也是為何外界對民粹主義領袖往往充滿質疑的原因。「民粹主義領袖」一詞通常是貶義,指向任意對人民許諾的領袖。布爾形容這是「不負責任的賭博」。

「為了取得支持,民粹主義領袖比既有體制更傾向許下承諾,揚言推動改變……但在細察之下,這些承認根本就不可能兌現。」布爾說。

「你會質疑,這對民主整體能帶來什麼好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