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一帶一路」會否造成「債務外交」

「一帶一路」會否造成「債務外交」,經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公開宣講,已成為國際關係的一場大辯論。「一帶一路」國家向中國舉債,從而出現債務,自然是客觀事實,問題是一旦債務償還不了,結果會怎樣?這卻不容易沙盤推演。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去年底評估,非洲國家整體外債已達4170億美元,其中對中國債務佔約20%,而其實無論有沒有「一帶一路」,中國對非洲國家的同一政策,自江澤民時代起,早已行之多年。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CARI)數年前評估出17個「極有機會無力償還對華債務」的非洲國家,以吉布提、剛果共和國、贊比亞三國情況最嚴峻。2017年,贊比亞的對華債務佔整體外債比率升至74%,中國建有軍港的吉布提的比率升至77%,剛果共和國雖然未有公布具體的外債金額,但 CARI 估計該國對華債務總額高達70億美元。總之,憑正常經濟估算,除非它們忽然發現海量油田之類,否則要還清債務,接近天方夜譚。
然而這些國家還不起債務,是否就等於從此被中國牽著鼻子走,乃至要賤賣資產抵債?卻難說。假如這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的債務,欠債還錢,否則破產,天經地義;根據這簡單邏輯,所有「一帶一路」欠中國債務的國家,早晚自然變成中國殖民地。然而在現實世界,強如美國,也是一個天文數字級數的債仔,債主們不但無力追債,還被反勒索;即使弱如希臘經歷了嚴重債務危機,國家並未有任何結構性解決辦法,但歐盟為免火燒連橫船,同樣被反勒索。這不是說「一帶一路」的窮國債仔,有力反勒索中國,但假如債主逼迫太緊,一個主權國家畢竟有大量說法「走數」、大量外交途徑抵銷債務,所以包括美中在內的大國,總是不時宣佈寬免部份債務,既是作為長線槓桿,也是以免月缺難圓。
各國明知債務不理想,而依然故我,自然準備了種種後著;北京其實沒有把握討債,但依然願意借出鉅款供各國基建,出發點同樣更在於解決內部經濟問題。「一帶一路」各國債務問題的最可能結局,是成為各國政黨輪替的常規議題,不容易得出全面親華或反華的結局。以馬來西亞為例,新首相馬哈蒂爾一方面叫停「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東海岸鐵路,另一方面卻訪華尋求其他貿易機會,到了下一次政黨輪替,推倒重來十分容易。斯里蘭卡曾選出反對「一帶一路」的政府,但最終還是繼續租借港口予中國,動機並非償還債務,而是政府純粹要錢。又如薩爾瓦多本是台灣邦交國,向台灣索要鉅款興建聯合港口不果,去年與中國建交,但大選過後,候任總統布克萊(Nayib Bukele)公開批評中國罔顧商業法規、操縱貨幣、干預別國民主制度等,揚言要檢討是否與中方維持關係,明顯是討價還價。一個可能出現的規律是,債務到了某個臨界點,各地就容易變天,新政府上台時聲言退出「一帶一路」,之後獲中國改變部份待遇,有了交代,又走回原點。
小詞典:剛果共和國
和非洲大國「剛果民主共和國」是兩個不同國家,從前是法國殖民地,首都布拉查維爾,為了與首都金沙薩的剛果民主共和國分辨,有時被簡稱為「剛果(布)」。1960年獨立,冷戰期間由馬列主義政黨「剛果勞動黨」管治,外交上親蘇聯,雖然冷戰結束後放棄馬列主義、一度退居在野,但自1997年起再次執政至今。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4月4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