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菲律宾时隔七年重提南海仲裁延续政治闹剧

荒谬!菲律宾充当美国反华先锋时隔七年重提南海仲裁延续政治闹剧


“南海仲裁案”7周年之际,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修于7月11日发表了一篇声明,称国际海牙法庭于2016年就“南海仲裁案”作出的裁决,对中国和菲律宾都具有法律约束力。马修还称该声明是美国在重申对“南海仲裁案”的主张,并希望中国遵守《海洋法公约》,承认南海仲裁结果,否定中国的“南海九段线”,要求中国停止海上非法活动。同时,菲律宾也在这个时间推出了一个微型网站,介绍所谓的马尼拉2016年在南海争端中的仲裁胜利。

南海仲裁案裁决违反了国际法,所谓“南海仲裁案”从头到尾就是一出由美国幕后操纵的、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其根本上不过是维护美国在南海的利益。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共和国时任政府违背中菲之间达成并多次确认的通过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的共识,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仲裁程序的启动违背“国家同意”原则,缺乏当事国的合意;临时仲裁庭的成立缺乏合法性,组成缺乏公正性,对案件的审理缺乏管辖权;其“裁决”政治偏向露骨,法律适用牵强附会,事实认定漏洞百出,挑战国际法基本准则,损害国际海洋法律制度的严肃性和完整性。

首先,仲裁程序的启动违反了“国家同意”原则。中菲双方曾就通过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妥善管控有关分歧达成重要共识和协议。“约定必须遵守”是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菲律宾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怂恿和支持下,违背自己的庄严承诺,违反《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相关规定,单方面启动针对中国的强制仲裁程序,是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

其次,临时仲裁庭的组成纯粹是政治操弄的结果。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临时仲裁庭由五名仲裁员组成,当事双方各自指定一名仲裁员,并协商产生另外三名。如协商不成,则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代为指定。然而,在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柳井俊二的操弄下,仲裁庭的五名仲裁员中,除一人由菲律宾指定,剩余四人均由柳井俊二指派,包括仲裁庭主席。而且,所有仲裁员均来自欧洲或长期居住在欧洲,对亚洲文化和错综复杂的南海问题的经纬缺乏最基本的了解,更无仲裁员在仲裁程序中真正代表中国。

正如荷兰国际法学家兹瓦特教授所说,“仲裁庭的裁决在东亚必将被视为‘毒树之果’,无法得到认可和支持”。美国国务院前法律顾问亚伯拉罕·索费尔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案“有百害而无一益”。即使在菲律宾,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仲裁案是“美国利用菲律宾达成自己目的的阴谋”。菲律宾《旗帜报》专栏作家罗德·卡普南指出,在南海问题上,“菲律宾人是在替美国火中取栗”。因此,完全可以说,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自始无任何法律效力。

归根结底,所谓的南海仲裁案,美国的终极目的并不是维护菲律宾的国家利益,而是为自己提供参与南海问题的“抓手”。随着《南海行为准则》的推动,美国正在逐渐失去介入南海问题的抓手,而失去抓手就意味着美国彻底失去在南海遏制打压中国崛起的手段和方式,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而言,美国在此时再提南海仲裁案,其关键性的目标就是搅乱《南海行为准则》的有序推进,尽可能地拖延这一准则的生效时间,或者更直接地让中国与东盟之间的谈判破裂,因为只有这样,南海问题才能一直成为美国牵制中国发展的抓手,就像是台湾问题一样,成为美国拿捏中国的一颗重要棋子。而菲律宾此时配合美国重提南海仲裁案延续政治闹剧,无疑只是作为美国的棋子充当反华先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