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我是佛前的一粒佛珠 [打印本頁]

作者: tiffiant    時間: 2016-4-5 21:04     標題: 我是佛前的一粒佛珠

[tr][/tr]
我本是一片雲朵,輕輕飄浮在忘憂河的上空,無所謂悲喜,無所謂牽掛。
在一場大霧之後,我彷佛睡了去,等我睜開眼時,我已躺在了一片蓮瓣上、晶瑩剔透,
那場大霧使我改變 ​​了我的模樣。

  我從雲中來,落在了青蓮的瓣上,成為青蓮上的一顆露珠。
青蓮溫婉如水,帶著些淡淡的幽香,讓我有了歡喜的感覺,自此,我與青蓮相依相伴,同看明月繁星,日出日落。

  靜靜的河水猶如玉一般地溫存,佛常在河邊打坐,微風徐來,便可聽見陣陣清悠的梵唱。
我與青蓮每日都沐浴在這清風梵音之中,青蓮常常會對我淺笑,她說我像一顆珍珠,而我說我寧願為你項上的鏈。
每每這時,青蓮的笑意就更濃了,她說,你總是要走的;她說,她的蓮瓣上不能永遠戴著項鍊。
我知道這是真的,因為我只是青蓮上的一顆露珠。

  我的前身是一片雲朵,機緣讓我成為一顆露珠,落在青蓮的瓣上,我還能再奢求什麼呢?
我只有每日里靜聽佛的宣號,我只有默默的隨著佛宣號,我只希望我能陪青蓮多些時間。

  這樣不知過了幾世幾年。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離開青蓮到了佛的掌中,我居然成了佛掌中的一粒佛珠。
再看青蓮,她還在忘憂河中微綻著,沒有了我,青蓮還是靜靜的,散發出脈脈的幽香,
她早就知道我會離去,只是,她不知我會去何方。
我突然發現,我的心裡全是青蓮的影像,我想我是愛上了青蓮!
我不知她會不會想起我,想起蓮瓣上那顆願為她項上鍊的露珠?我想她已經不記得我了,她早已知道我注定要離開。

  忘憂河中清晰地映射出人世間所有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
我知道,這就是佛常說的眾生相。芸芸眾生,每年每月每日都輪迴著前身後世的事。
佛在眾生之上,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我常不解,為什麼佛不肯將這些人都點化了去,為何要他們受盡磨難,幾世輪迴?   
青蓮便在這映射人間百態的忘憂河中,漸漸吐露著芬芳。   
我問過佛,為什麼我佛宣稱能普渡眾生,但眾生卻總是在患得患失中大喜大悲?我佛如何不去解脫他們?
佛微微合眼,說:“佛,要講究一個緣字,每個世人都要接受考驗和磨難才能修得正果。
若不經一事,便不能悟,若不悟,自然也就不能解脫。
佛本來自人間,初為世人,之所以修煉成佛,皆因歷盡苦難後的大徹大悟。”
 

  

  其實這一點我是知道的。我是佛掌中的一粒佛珠,每日從佛的指間滑過。
我知道佛的慈悲,但我還是不忍看忘憂河中的世間百態,尤其不忍看到那些男男女女流下的、形形色色的眼淚。
我不知道青蓮是不是也看到了這一切,不知道她的心裡會做怎樣的想法。

  佛前的青蓮,總是靜靜地聆聽著梵音,從不肯有半點兒的聲息,我不知她在想什麼,她總是低著頭,
猶如入定般的沉默。我常能看到佛愛憐地看著青蓮,有時會輕輕地嘆息。每每這時,我便在佛的手中轉動起來。

  我想我與青蓮應該是有緣的,我原本是一片雲朵,如果無緣如何會變成青蓮上的一顆露珠,陪著青蓮幾世幾年?我問過佛,佛並不答我,只是輕輕的讓我在他的指間滑過,我也聽過佛與青蓮的對話,佛只是讓青蓮美麗地綻放。

  青蓮已不認識我了,我變成了佛掌中的一粒佛珠。
但我每日都可以看到青蓮,那一抹淡淡的紫色帶起清幽的蓮香。

  就這樣,在這忘憂河上,青蓮靜靜地綻放,佛輕輕地吟唱,而我在佛的掌中凝視著青蓮,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人間又是幾世春秋。
我喜歡這樣伴著佛、看著青蓮。

  可是有一天,青蓮對佛說她想去人間,我知道青蓮不可以去人間,她是忘憂河中的仙子,
怎可以去到人間接受凡塵因緣?除非有一顆佛珠願為她換得人世光陰。

我不捨青蓮,但我更不忍青蓮逐漸憔悴。
於是,我對佛說我願為青蓮換得人間歲月,佛問我可知道,如果我換回了青蓮的時間,我將再不能回到佛的掌中?
我說我知道,為了青蓮我願意這樣做。
既然我曾那樣親密地與青蓮相依過,我就不忍心看到青蓮的憔悴。
佛輕嘆:“定數,定數,這兩個癡兒。”

  我請求佛不要告訴青蓮,是我為她換得的人間歲月;
我請求佛在青蓮離開時,不要讓她喝忘憂河中的水,我要青蓮記得這裡的一切。
我知道我能為青蓮換回的時間是有限的,青蓮終究還是要回到這裡來。
佛答應了,佛愛憐地看著我,也愛憐地看著青蓮。

  於是,佛把青蓮捧在掌心,送她入了紅塵。

  青蓮成為了一個人,一個女子。
她出生的那年夏天,所有的荷塘里都開滿了蓮花,那許許多多的蓮花呵,數青蓮那個村子的最為繁密,
在這片繁密的蓮花池中,又以一朵淡紫色的蓮花最為美麗――忘憂河中的青蓮便有著淡淡的紫。
於是青蓮就有了一個女子的名字:菡萏。這是青蓮人世間的阿爹給取的。

  青蓮出生後的第三天,佛帶著我來到青蓮的家,我看到了青蓮,不,
我看到了菡萏,一個有著清麗面容的脫俗的女子。
從此,這世上便又有了一個形容女子美麗的詞:出水芙蓉。
是的,青蓮本就是出水的芙蓉。我不知青蓮有沒有註意到佛掌中的佛珠。

  青蓮在人間慢慢地長大了,人世間歲月的流轉真真很快,青蓮長成了一個美麗的少女。
她偏愛淡淡的紫色,她愛到村前的大池塘邊看蓮花,她還常常憶起忘憂河的生活,
那梵唱,那清風,那幽竹,那明月,只是她從不曾知道,有一粒佛珠也常看著她。

  青蓮十四歲時,遇到了青,一個讓青蓮心儀的男子。我早已知道青蓮來這世上,
就是為了愛一個人,是佛為青蓮早已選好的人。可我的心還是禁不住地痛,我所能給青蓮的時間不多。
青蓮,我的青蓮,忘憂河中的青蓮,我只願見你幸福地微笑。

  青常常在池塘邊等青蓮,爾後他教她念詩、教她寫字。
有一天,青握住青蓮的手,對她說: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青蓮對著青淺淺地笑著,我看到青蓮眼中溢出了醉人的纏綿。
我真想說出這話的人是我,只是呵,我只是佛掌中的一粒佛珠,我只能默默地註視著青蓮。
幸福的青蓮呵,那段時間裡很少再去看蓮花了,蓮花池顯出了寂寞,猶如沒了青蓮的忘憂河。

  青蓮十八歲時,嫁給了青。青叫她水蓮,青是那樣的愛著她,
被愛情催化了的青蓮居然忘記了在忘憂河的歲月,忘記了在佛跟前的日子。

  我還是每天每天地註視著青蓮,她是青幸福的女人,也是我無怨的付出。
佛還是會輕輕地嘆息,低誦著,低誦著,我在佛的指間時急時緩地轉動。
而此時的水蓮除了青,再也聽不見、看不見其他,再也憶不起青蓮瓣上的露珠,我也不時嘆息著。

 又過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人間的變化很快。
有一天我突然能夠感覺到,青蓮又開始想起忘憂河的日子,青蓮又開始不快樂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我問佛,佛說接受快樂的同時,
勢必也要接受因快樂而帶來的苦痛,快樂和痛苦原本就是一對孿生的姐妹。
佛說,青蓮在真正獲得愛的時候,就是重返忘憂河之時,我多麼希望青蓮能早些獲得真愛,
能早些返回忘憂河,雖然我知道,青蓮返回之時,也就是我離開的時候。

  




作者: tiffiant    時間: 2016-4-5 21:04

我越發地開始注意起了青蓮,我不能讓青蓮受到傷害。
有一天,青的家裡又開始熱鬧起來,和青當初迎娶青蓮時一樣,他家裡又迎進了一個漂亮的女子,
而青蓮居然不知道,我為青蓮不平起來,青是青蓮的,為什麼此刻又多一個人來分享?
儘管青從不用正眼看那個女子,但我還是為青蓮不平。

  佛此時已開始入定,不再睜眼看世態了,但是我不能不看。我可以不看世態,但我不能不看青蓮。

  後來我終於知道,這個女子叫妾,因為青蓮不能生孩子。
青蓮本就是一支荷,又怎會生孩子?
我開始知道為什麼世人總是不快樂,世人的不快樂,皆因妄念太多,所以不免陷於執著。
像青蓮這般水做的女子,不生孩子又能怎樣,如何女人不能生孩子也成了一種罪過了呢?青蓮,青蓮……
我輕輕的叫著青蓮的名字。

  那個女子很美麗,我能感覺到她也愛著青,她從未有抱怨過青對她的冷淡,她像是一彎靜靜地水,
幾乎看不見在流淌。青開始變得憔悴,他從不敢對青蓮說起這個女子,也沒有人告訴青蓮。
青依然愛著青蓮,可是,青蓮分明已經開始不快樂了,她又開始到池塘邊看蓮花,
她越來越多的想著忘憂河中的一切了,她開始想讓佛來接她走。
只是,佛在入定,還沒有睜開眼睛,我也不敢叫醒佛。

  又一個夏季,青蓮從池塘看完蓮花歸來,那個叫妾的女子突然出現在青蓮面前,
我看到兩個美麗的女子就這樣相遇了,妾穿著淡紅色的衫,而青蓮則是一襲紫衫。
妾的眼睛是紅的,而青蓮的眼睛則是黑白分明,裡面盛滿了驚訝與不解。
我記起青蓮是不會流淚的。
她看著妾流淚,越流越多的淚打濕了妾的衣襟,妾哭訴著,對著青蓮不停地哭訴,她說,都是因為你,
青從不肯看我,就是因為你在他的心裡,我想知道你是個怎樣的女子,如何能這樣盤踞在青的心裡?
你為什麼不給青生孩子?你為什麼要折磨青?為什麼要折磨我?
我看到青蓮越來越錯愕的表情,我的心一陣陣地痛了起來。
青蓮,我的青蓮,快回來吧,人間不是你的家,忘憂河才是你的樂土。

  這個時候,青回來了,他對妾說,你走。妾走了。
青將青蓮抱在了懷中,反复地說著,水蓮,我的妻只有你,水蓮,水蓮……
我看見青又對青蓮說著一句話: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看見青伸出了手,而青蓮把自己的手交過去。

  也就在這時,佛醒了,佛開始了低唱,我在佛的指間開始轉動。

  於是在這梵唱中,青蓮的身體開始慢慢變成了透明,她緩緩升到了空中。青蓮伸出的手始終沒能交到青的手中,青蓮對青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蓮。此時可刻,屋內香氣大盛,飄溢著的全是蓮香,以至於若干年後這裡仍留有青蓮的氣息。

  離開青的那一年,青蓮二十四歲。

  青蓮回到了忘憂河,又成為佛前的一朵青蓮,佛掬起河中的水,對青蓮說,我接你回來了。
也就在這時,青蓮看到了佛珠,青蓮終於看到佛掌中的佛珠少了一顆。
青蓮,青蓮,我的青蓮……

  我知道青蓮還是沒能忘了青,她在忘憂河中註視著青,就如同我在忘憂河的上空注視著她,
我還是不能就此離去,我知道我的任務還沒有最後完成,我又成了忘憂河上空的一片雲朵。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在這裡,青蓮還是那朵青蓮,忘憂河中映射著的也依然是世間的百態。
青卻在人間一天天的衰老,那個叫妾的女子始終沒能陪著青,
青蓮在青的心裡,就像是青蓮在我的心裡一樣,無人可替代。
我看著青蓮為他黯然神傷,原本不知苦楚的青蓮,而今卻嘗盡了悲苦,只是青蓮從沒流過淚,因為蓮是不會流淚的。

  我曾是佛掌中的一顆佛珠,我的前生是青蓮上的一顆露珠,而今浮在忘憂河的上方,
我之所以沒有離去,只因我知道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

  青終於要老去了。青就住在池塘邊,他每天都注視著池塘,一年又一年,把空空的池塘看滿了蓮花,
把滿滿的蓮花看謝了去,他每天都在念著一個名字:水蓮,水蓮,我的水蓮……,
我知道青蓮聽到了他的呼喚,因為青蓮的心從未離開過他。

  青要走了,他要進入下一個輪迴,接受下一輪的磨難,
他今世終是沒能修成正果,只因他的心裡自始至終都沒能放下青蓮。
已是晚夏,池塘的蓮花都敗了,可就在這個晚上、青即將離去的晚上,
月光下,那枝人們都以為早已枯萎的花蕾突然綻放了,那淡淡的紫呵,
盈滿了整個夜空;那濃濃的香呵,一直飄到了忘憂河。

  此刻的忘憂河上,浮滿了青蓮美麗的花瓣,我美麗的青蓮已不復存在,只剩下了一支蓮蓬。
佛告訴了青蓮,她的時間是用一粒佛珠換來的,但青蓮永遠不會知道,
這粒佛珠是怎樣陪著她渡過了這幾世幾年,當那顆淚一般的蓮籽落入佛的掌中時,
我聽到佛在輕輕地嘆息,癡兒,癡兒……

  沒有人看到這夜間綻放的蓮,只有我和青,青走出了他的小屋,來到池邊,伴在蓮旁,
看著她綻放淡淡的紫、吐露濃郁的芬芳,微微的笑了,青說,水蓮,我知道是你,我就知道是你,
我的水蓮,你終究沒有離開我。

  這時,從蓮心裡突然溢出了水,晶瑩如玉,一直溢出來,溢出來,漫過蓮瓣,沾濕了青的衣衫……




歡迎光臨 溫哥華老友記討論區 (http://www.loyaukee.com/forum/)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