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曾鈺成為國安法難產打預防針 [打印本頁]

作者: Quest    時間: 2020-6-15 10:18     標題: 曾鈺成為國安法難產打預防針

顏純鈎



曾鈺成為國安法難產打預防針
  蓬佩奧與楊潔篪夏威夷之會,引起各方猜測,信報金箴集竟說成是蓬佩奧去求楊潔篪,真會替主子涂脂抹粉。「蓬佩奧想跟中國官員開個會探探虛實,可說正常不過。」
  蓬佩奧有那麼慘,要低聲下氣去求中共,只為探中國的虛實?中國有什麼虛實好探?
  美國壓制中共,已成長遠國策,兩黨兩院萬眾一心。民主黨與共和黨競相比拼,看誰對中共狠一點,兩院議員為對付中共提出來的懲罰議案有一百一十七項之多,大家排了長隊輪候。蓬佩奧有如此的民意支持,他還要擔心中國的虛實?他只須把火力開足,就完成任務了。
  金箴集說:「中美有些爭議正瀕臨攤牌,若不盡最後努力解結,隨時破局。」照此說來,蓬佩奧很怕破局,只好急急求楊潔篪一見?金箴集也夠有想像力了。
  這大半年來,美國人頻頻出手,招招見血,中共可曾有過一招半招稍作回應?幾乎沒有,除了打打口炮,只是全程挨打。依金箴集的說法,好像打人的那個要跪下求饒,被打的那個倒面有得色了。
  中美雙方狹路相逢,各自出招,要坐下來談,當然不是強者要求,強者「掂行掂過」,何必看弱者臉色?信報苦心護主,可惜全是自說自話。
  倒是曾鈺成說了實話。
  曾鈓成在他的專欄中說:國安法「快慢不是問題,好壞才是問題」,他並預測國安法「不會也不應」趕在六月份出台。曾鈺成口燦蓮花,但文章的目的,只是預告國安法不會那麼快推出而已。曾鈺成是自己人,比金箴集作者知內情,國安法難產,他是春江水暖鴨先知。
  國安法既然事在必行,又那麼神通廣大,足以為習近平解困,為何又要姍姍來遲?曾鈺成的理由,一是國安法不是取代二十三條,也不是為「止暴制亂」,也不是為立法會選舉,而是為打擊港版顏色革命,是針對外國勢力干擾和破壞「一國兩制」。照他的說法,好像二十三條急,冲暴制亂急,立法會選舉急,而打擊顏色革命倒可以慢慢來。
  既然國安法不急,那為何中港官場精銳盡出大鑼大鼓,山雨欲來風滿樓?既然不急,為何不等條件成熟了,再一口氣宣傳,緊接著推出?再拖一年半載,宣傳熱度隨時間遷延而遞減,在策略上來說,絕對不是聰明的安排。中共是搞政治的老手,怎麼會如此失策?
  說穿了,曾鈓成只是在為國安法難產打預防針罷了。國安法在人大會議上正式提出,法律早就草擬好了,只等舉手通過而已,通不通過,不是受制於法律內容,而是受制於通過後可能招致的後果。後果啃得落,自然速速去馬,後果啃唔落,就要從長計議。沒有理由法律備齊只等舉手,而防範顏色革命又是燃眉之急,反倒要將法案扣住,等氣氛冷卻了再推出。香港局勢牽動全球,再等下去顏色革命都成功了。
  因此,國安法快推慢推,只看今次蓬楊之會。會後若國安法即刻上馬,加緊加辣,美國制裁火力全開,那就意味著蓬楊談崩了,中美唯有死磕;會後若國安法遲遲不上馬,美國制裁沒有發生(指針對國安法的制裁),那就意味著蓬楊沒有談好,美國威脅仍在,中共啃唔落,國安法留中不發;會後若國安法照常上馬,美國制裁重舉輕放,那就意味著蓬佩奧腿軟,中共就能放心收拾香港了。
  三種前景,哪一種會發生,且拭目以待。
  蓬佩奧腿軟,如何向美國朝野交代?如何向西方盟友交代?如何充當普世價值代言人?蓬佩奧向來罵中共最狠,一見楊潔箎就腿軟,他的人格也就不值一文了。
  香港這一場仗,可視為東西陣營前哨戰,世界大局很可能在這裡底定。曾鈺成斷言國安法不會那麼快推出,一定是他聞到燶味,蓬楊之會不可能有什麼好結果吧。




歡迎光臨 溫哥華老友記討論區 (http://www.loyaukee.com/forum/)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