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當時間沉澱下來光陰似箭,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我早已過了而立之年,但經常和愛人互相談論學生時代的趣事,經常使我們沉浸在其中。

  中學時,我有一位非常要好的女同學,當時我們的好,引來好多的爭論,批評,誤會,誹謗......

  那是初一第二學期,一次作文競賽我們互相認識。我記的很清楚,文題是我愛綠葉。
獲獎那天,她第一,我第二。
領獎後下台時,我踩掉了她的涼鞋帶,大家笑了,我緊張的不得了,她嫣然一笑,沒事。
之後,我們被老師招到學校文學社,經常在一起活動,慢慢的熟悉了。
踩鞋帶成了社里的笑料,我當時很內向,很少言語,每次都是她很風趣的解圍。
她的開朗,能言使我非常敬佩,也願意和她接近,每次活動時我都會和她在一組,或說,或寫或編。
我們合作的非常愉快。話也越來越多,彼此間都有好感。

這時,由於我們的經常在一起,同學們開始攻擊我們,那時正演射雕英雄傳,黃蓉郭靖的名字就加在了我們頭上,
她的大膽與機智還真有些黃蓉的味道,開始的不接受,慢慢的別人不說自己還有些不高興呢,心理總是想讓別人說,甚至自己就是郭靖,傻乎乎的等著別人說,被說之後,表面的不情願,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

在後來,在假日,我們也經常見面,互相送一張自己寫的或抄來的短詩,好句。
同學把這件事告訴了老師,說我倆在搞對象,寫情書。
在那時,這樣的事是很不好,很不體面的,老師幾次找我們,給我們上思想課,還把我們在文學社的小組分開,
我含淚離開。淚是沒有流出的,因為我很怕被她看到,怕被她看不起,沒出息。
其實,那時的我在思想裡根本都沒有談戀愛的想法,也不知啥叫搞對象,
單純的像水清靜,一點雜念也沒有,我想她也和我一樣。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不說話,我又恢復了沉默寡言,在心理還真像失戀的人。
她依然如故,每天象一個快樂天使。初二年級分班,天賜機緣我倆又分到一起,還前後坐。
鑑於原先的經驗,我們不約而同的轉為地下。
可密探太多,不知是那位向新老師詳細的說了我們的所謂戀情,一系列對策出台,換坐,看管,
取消了我語文課代表,因為她是英語科代表,兩個科在一個辦公室。

還有在文學社也把我編在一年級組,理由是傳幫帶。
這時的她和我在潛意識裡都有些逆反,老師和同學的干涉,成了我們的催化劑,
校園內,哦們是陌路,校園外我們成了秘密情人。我們不會放過每一個機會見面。
您說我們還能作啥,就是幾段小詩,幾首古詞。

可在心裡真的成了互相關心的人,彼此吃醋,為此,我第一次和同學動手打架,
至今右手手背上還留著一個很小的疤,原因是那個男孩把她的作業給藏了,我告訴了她,
我們便戰爭到我的手被桌角鐵片劃傷才停止。
雖然流血了,我總有勝利的自豪,有那種男人為保護自己女人而戰的自豪。這樣我高興了很多天。

  這樣的事發生了很多次,關心也越來越多,在後來,我們乾脆一起回家,一起上學。我們成了學校裡的異端。
我還給我的班主任老師寫了一封勸降書,大概是這樣,我是學生,我沒搞對象,我倆好,在一起學習沒錯。
我一定考好成績。我也會讓她考好。
如果考不好就是搞對象了。我的老師很耐心的和我們談話,允許交往,但不能過頻,不能造成影響。

  這就是我第一位心儀的女孩,在我的記憶裡也留下過深刻的印象。
也許是所謂的初戀,她依然美好,當愛人問起我,咋不成就這麼好的姻緣,如果現在看到她,
你會和她好嗎,你會娶她嗎,你好想好想和她在一起吧,有一天,你會在找她重溫就夢吧......

  我沒有回答妻子的問話,只是淡淡的一笑,我不想讓美好的記憶留下瑕疵,
但我又不想讓急急等待答案的人遺憾,在這時我便將妻輕挽在懷中,好久好久。

  該擁有的永遠珍藏。記憶是美麗的,現實生活的美麗又將握在我們手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