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聯邦政府寬限延至本月十號

原本是在三月一號實施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聯邦政府寬限延至本月十號,新報在六號頭版正文清楚明確地把聯邦政府的新法例用中文逐條列出了。隨著鄧森,黃向墨等中西名人身陷麻煩困境之後,傳媒陸續透露信息有前維州州長佈倫比,前貿易部長羅布,前外長卜卡等多位前政要名人都知機悄然退出有中共背景的機抅或公司..事態表明澳洲政府正在開始實施新反問諜法,對外國代理人實行監控和查處。上面那幾位前政要從內部知道了政府即將進行的執法行動,識時務急於要和中共劃清關係,馬上離職脫身,正是中國俗話[好漢不吃眼前虧,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具體表現。然而,在中國人圏子卻有些人比不上西人聰明,面對三月一號的期限仍死賴死頂,又可憐又可悲,真是叫人嘆息。眾所周知,澳洲和統會是北京中共統戰部的海外機構,所有親共華人團體都接受其統領,聽令進行活動。正如上週在悉尼中文報頭版有和統會發聲表態,不打自招地暴露出澳洲和統會成員都是接受中共任命在澳洲的代理人,即是澳洲政府的新法[外國代理人]中指的代理人。很明顯,三月十號最後期限一到,聯邦政府對那些不去豋記的澳洲和統會成員[外國代理人]身份的人將會要遭到監控和查處,這些人某中有少數幹了壞事的肯定會被舉發,會依法受到查處。所以說三月十號對這些和統會人來說是危在旦夕,並非是嚇人之訶了。近年來中共滲透澳洲華人社區,指令和統會一夥大肆活動,下靣揭發一宗荒唐官司當事例說明:有事實資料顯視中共政府文件,中共和統會指示成立澳洲分會的新聞公告。清楚明確顯視中共勢力滲透澳洲。有文件指令成立東管同鄉會進行蒐集資料做間諜和染指陰謀侵吞東管公義堂公產。1945年的黎和興是中共的人大代表,同時是東管同鄉會主席會長,。開始進行侵吞東管公義堂公產的陰謀。經過幾十年的長期隱蔽活動,逐步把百年前捐款人的後代排斥淸除,然後通過法律手段把原公義堂的物業資產轉入新登記註冊的有限公司,完成了侵吞東管公義堂公產的陰謀。長期以來東管同鄉會內的捐款人的後代都有表示反對意見盡力抗爭,但頂不住有中共背後支持的那一群同鄉會領導層歹徒恐嚇,直到如今全部捐款人後代都離開了。現在只有一個不是捐款人後代的同鄉會老會員還在繼續抗爭。這個老人是本著路見不平為人出面的高尚正義情操,多年來不斷地在同鄉會內提反對意見,公開揭發某些人侵呑公義堂公產的陰謀,因此他遭遇這夥歹徒的迫害。這夥歹徒利用同鄉會公款聘用中共和統會的顧問律師進行打官司,這個和王國忠並列為中共和統會庼間的親共份子律師偽造證據,安排六個假證人控告老人誣衊同鄉會領導人,犯了誣告罪要罰賠十幾萬。這宗誣告官司已經兩審定案了,但這位堅強不屈的老人還是要抗爭下去,至死不渝。上述是澳洲華人社會在幾十年來的舊事,讓我想起當年在唐人街國民黨總部工作期間,曾聽到上一輩的資罙老黨員談起國共換代時期,他們為了保護黨部大樓不被中共歹徒佔領,他們日亱輪守在大樓內,本著拼死抗爭的決心和行動,終於保住了這棟有國民黨旗和中華民國旗,連澳洲國旗一起飄揚在唐人街的歷史現實由一個不是捐款人後代的同鄉會老會員阮志強先生提供的附件如下:1.東莞公義堂在1954年已給中共入侵,當時東莞同鄉會主席黎和興是中共笫一屆人大代表。2.陳日坤現是東莞市橫瀝鎮僑聯副主席,現在東莞同鄉會公義堂由14位中共代理人全部操控。3.現任會長劉棠於2017-05-22帶領12名信徒到東莞市瞧聖,並向中共表示同鄉會加強溝通和協調,積極配合出訪團組做好悉尼華僑資料的蒐集工作)。4.週森是東莞同鄉會公義堂中共代理人們的首領。5.有一位更高的中共代理人 - 關碩強律師,他是中共組織(和統會)的名譽顧問,他策劃並執行了侵吞有超過100年曆史的Goon Yee Tong的慈善資源,並對Goon Yee Tong創始者的後人及反對他們的會員以法律手段陷害,以維護中共長久入侵。澳洲東莞總商會會長陳日坤回到橫瀝交流經驗學習兩會精神日期:2018-4-23 @作者:橫瀝鎮僑聯 2018年4月19日澳洲東莞總商會會長,橫瀝鎮僑聯委員會副主席陳日坤在參加了4月18日在東莞舉行的東莞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海外理事建言民間外交座談會後回到家鄉橫瀝交流僑務工作經驗,學習兩會精神。鎮僑聯主席陳細鈿,副主席葉秀蘭,秘書長吳財嵩,全國人大代表曾香桂等人出席了座談會。在會上,曾香桂首先和大家分享了她參加全國兩會的感受,並在場傳達了“兩會”精神。陳細鈿主席表示要把認真學習,深刻領會黨的十九大精神實質作為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的重要政治任務,以十九大精神為指引,把握外事僑務工作的著力點,用十九大精神武裝頭腦,指導工作,推動工作創新。隨後,陳日坤會長就圍繞動員歸僑,僑眷投身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陳細鈿主席表示希望通過經濟合作和科技交流密切與海外僑胞的聯繫,並希望以此次交流會為契機,加強學習交流,進一步提升鎮僑聯工作水平。今天我何威廉固執地堅持鋤強扶弱抱打不平的練武宗旨,全力支持阮老先生對抗那一夥和統會歹徒。正如二十多年前我在悉尼中央火車站前公園教太極之日子,因兩次出手援助過路婦人被歹徒掄去手提袋的捉賊行為後,某一天遭遇六個歹徒流浪漢手拿鐵枝和球棒意圖攻擊我的凶狠事。最後再次奉告那一夥誤入岐途的中共走狗[外國代理人],切勿重蹈黃向墨自食苦果的遭遇。為了保障澳洲和諧社會的安全,我將要逐一揭發眾多華人社團內的外國政治勢力代理人,公開其損害澳洲自由民主社會利益和違反普世價值的活動。同時向聯邦政府舉報其惡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