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石 Sir:認識中國才離開






石 Sir 跟太太十多年前相識拍拖之時,已有離港移居的想法。這麼多年來,有想過移居台灣、東南亞及歐洲,最後才想到要移居英國。讀者可能想不到,我倆十多年前,原來想過移居中國城市去。
我倆 2000 年初相識,當時正值香港大型公司開始大舉進軍中國的年代。當時我倆分別在香港兩家上市公司的中國業務部門工作。相識拍拖初期,我倆常常分別在中國不同城市,以中國電話聊天談心。
當時太太跑中國一線城市,我跑二三四線城市,加起來,對中國大中小地方也算有點認識。當時中國還算經濟開放中期,發展潛力處處,雖然基建及制度仍有待改善,讓人想像將來制度隨經濟一起完善起來,就會成為不錯的國度。
我倆當時對中國前景相當樂觀,更一度考慮移居中國城市居住,當時太太提議搬去青島,而我卻屬意中山 —— 認識中國的朋友或都留意到,中國曾一度有一個中國宜居城市排行榜,青島及中山一向都在排名十大以內。算起來,石 Sir 原來早在甚麼「大灣區」概念出現前,已想過要移居那裡。
青島及中山都是中國的中型二線城市,有不錯的經濟規模,各式生活所需齊備,而生活費用相較合宜,不像一線城市煩囂密集,生活空間充裕 —— 說起來,這選擇跟我倆現在選址伯明翰的原因相近,原來我倆對這等空間寬敞二線城市的偏好,十多年來始終如一。
隨後幾年公私兩忙,移居的事一直停留在計劃階段。期間中國國力日盛,至 2008 年京奧大概是頂峰。但同年毒奶粉事件,卻讓人看清中國發展的真象,經濟改善後,原來只造就了個土豪惡霸,對內欺壓人民,對外流氓耍賴,香港更是首當其衝。以往幻想中國制度隨經濟一起完善,原來只是大家的一廂情願。
此後的一切,都是歷史。
短短幾年,我倆曾對中國有所盼望而有意搬去中國居住,變成對其制度失望絕望,以至因其對香港人的種種欺壓而心生厭惡及驚恐,最後不得不把早已封塵,連太太本來也不知道的英國護照找出來,移居英國去。中國能失民心至此,倒也有其能耐。
達官貴人常說,香港人抗拒中國,是因為不認識中國。中國始終是世界一個重要的政體,石 Sir 也認為,要認識世界,不能避免理解中國與別不同之處。至於認識以後,是更喜歡或更害怕中國,是更想搬到大灣區去,或是更想遠離漸被中國化的香港,倒就很難一概而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