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當心 在中國你有可能被列入黑名單

西方輿論突然意識到,中國奧威爾『1984』描述的那個荒唐社會也許很近,再過幾個月,中國給人打分評分的制度就要普及了。“老大哥”要來了,你可別發誓,你絕不會被列入黑名單!

表面看這都是一些細節,你獻了血,算你有貢獻,加分;你遛狗沒有涮狗鏈,不利社會,減分。分數多的,獎勵;分數少的,甚至負分的會列入黑名單,你從此別想乘坐飛機高鐵住旅館。中國把這叫做『社會信用』,現在正在試行,明年就要普及了。可是許多人很害怕,不知哪一天自己被列入黑名單

法新社報道說,在一個警方嚴密監視公民的國度,這一正在準備的社會信用制度讓人害怕,害怕一個奧威爾筆下大洋國真的就這樣在人民中國誕生,尤其這個國,現在更加嚴密地掌控在中國共產黨手中。大洋國無所不在的,時刻監視人民的“老大哥”也許明天會是許多中國人的夢魘。

中國數個外省或直轄市已經開始正式實施這一針對公民的計分制度。但是被打分的公民並不一定知道自己已經被列在黑名單上了。從目前而言,現在僅僅是在地方上試行,各地互相之間也沒有協調,各個地方的懲罰或表彰舉措不盡相同,針對個人評判標準的“可靠性”也成問題。

在北京,僅僅因為在地鐵里吃東西可能會丟掉幾分;在上海,如果不帶拉鏈遛狗你也會損失幾分。最終的後果各個省市也不一樣。

在首都,那些幸運的積分高的人在考取公務員的時候,或者在幼兒園爭取一個位置時就要比別人佔優勢。但是在青島,在北京以東300公里的地方,表彰就是向你發一張“模範公民證”,裝在鏡框里掛在內室,或者年度身體檢查免費。

2020年起情況就將大不一樣。中國政府的目標是從這一年起建立全社會的信用體系。耶魯大學中國法律專家Jeremy Daum認為:沒有一個計分的統一標準,這幾乎像是一個神話。

北京可能會藉助於多種手段,比如採取列入黑名單,鼓勵揭發告密,或者集體評分制度來打擊所謂的“老賴”。目標,打擊付款不及時的,行騙的,或者大學裡抄襲別人著作的學者,種種行為不端的,“行為不端”其實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它可以被一個集體或一個有權勢的個人借用來壓制一個個人。

一些專家認為中國政府至今沒有明確這一社會信用制度的界限。去年,中國法庭發出1746萬份禁止乘飛機的禁令,以及547萬禁止乘坐高鐵的禁令。

中國女演員葉璇也加入到這一不幸的行列,3月份,她被禁坐飛機高鐵,禁住星級酒店,因為她之前狀告前男友的前女友造謠,結果敗訴後拒絕接受法院判決,被列入失信人名單。

目前所謂社會信用評分制度並不明確,尤其是針對“失信人”的懲罰,而且,一點也不透明,個人幾乎無法知道自己的評分是多少。有些人只是在偶然的機會才知道自己已被排斥出社會。中國公共管理學院老師朱莉嘉(音譯)表示,最大的問題是目前的社會信用實驗,大部分公民並未被告知他們已經被列入了黑名單。更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標準他們被列上了黑名單。

在蘇州進行了市民們可以下載一個軟體的實驗,通過軟體了解自己被打分的情況。在山東,一些村民出現在“老賴”名單上,被強令從自己的老屋搬出,在激起全體村民的憤怒後當局被迫放棄趕人。


中共當局至今難以說服這一套制度不會損害個人權利,不會侵犯隱私,不會影響個人得到諸如上學以及醫療等方面的公共服務。

人權人士認為這一與社會監督體系結合的社會信用制度,可以使當局完全堵塞任何發表不同意見或者抗議的渠道。

根據統計,中國在2016年已在公共場所安裝了一億七千六百萬個攝像監視系統。從現在起到2022年,這一數字將達到27億6千萬,幾乎每一個中國人頭上有兩個攝像頭監督。這些監督工具,配之以中國尖端的面部識別技術,令人生畏。

儘管這一系統目前還比較紊亂,批評者擔心,有一天它將會轉換成一個高效的甚至查清每一個私生活細節的令人恐怖的社會監視系統。

作家野渡認為,社會信用制度是“一種新的極權社會的控制形式”,它會給當權者提供一個無與倫比的監督每個人每分鐘生活的社會控制機器。

生不入中國 死不奶中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