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全靠造假的學(經)歷,考進美國大學的中國人



假如有 9 萬美元(約 70 萬港元),你會拿來做甚麼?對今天的香港人來說,這筆錢可能勉強夠支付蝸居首期。不過,放在家長手上,則可能有另類「父幹」—— 助兒女入讀美國大學。然而,9 萬美元所支付的,並非學費。雜誌「外交政策」報道,不少家長,不惜花大筆金錢,只望子女能敲進美國大學 —— 的後門。
早前,美國傳媒爆出大學招生醜聞,指數十個富裕美國家庭,為使子女能獲名牌大學取錄,賄賂多達 120 萬美元。作弊方法包括:篡改圖片以冒稱學生在運動方面卓有成就、偽造美國學術評估(SAT)測試成績、虛報種族,以求在優惠差別待遇(affirmative action policies)下入學等。
賄賂醜聞事件的主角,升學代理公司 The Key 的創辦人 William Singer 向波士頓聯邦法院供稱,自己建立了一道讓學生進入名牌大學的「旁門」,取代需要個人努力的「前門」,以及大量捐款但無法保證結果的「後門」。個人陳述是入讀美國大學的關鍵之一,但中國升學制度下,學生對此並不熟悉。 圖片來源:VCG/VCG via Getty Images
賄賂作弊的人不只本國公民,一海之隔的中國家長及留學生們,近日亦被揭各種行賄作弊行徑。差不多同時間,5 名加州居民被捕,因涉嫌使用假護照代考托福試(TOEFL),以協助 40 多名中國公民獲發學生簽證。據稱,是次作弊計劃由 23 歲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外籍學生蔡陸(Liu Cai,音譯)策劃。請槍的中國學生英語能力成疑,早在去年,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便曾有教授指出,許多中國學生缺乏足夠的英語能力,難以應付美國大學課程。
有些學生嘗試走「前門」,升學代理從中以各種方式為學生打開這扇門。其中,「外交政策」發現一名中國學生的父母,向升學代理支付 9 萬美元,以求通過大學申請程序,該「升學套餐」則保證申請人將獲全美排名首 60 家大學中的 3 至 5 家取錄。現時,相關學生已在西岸的一流大學展開首年生活,對父母所付出的「努力」,他毫不知情:「升學代理幫助自己改善論文的文法及結構,並就我的主題和內容提供建議。」代理人亦建議該生參與課外活動,增加取錄機會,以及加強操練學術評估測試及美國大學測驗(ACT)。他又稱,幾乎所有成功入讀美國大學的中國朋友,均在申請過程中聯繫過代理人。
雖然這種超出合理範圍的收費,遠超一般美國家庭所支付的補習費用,但代理人向學生個人論文提供建議這部分,則完全合法。不過,有些升學公司或代理人,會直接替學生撰寫文章;而在考試成績為本的中國,可能不太重要的課外活動,在美國卻可以是成敗關鍵,代理會試圖把學生塑造成美國大學所需的一方人才,有時甚至直接偽造學生的課外活動經歷。
現時,共有 34 萬名中國公民在美國尋求升學,佔所有外國學生約 3 分之 1。中國整個升學輔導產業,在 2016 年時已達 39 億美元。其中,總部於西安的英泰教育,提供收費 14,900 美元(約 11 萬港元)的服務,內容包括揀選合適大學、準備學習計劃、課外活動建議,以及指導個人陳述(Personal Statement)。但一名職員表示:「有時,我們代一些非常懶惰的學生撰寫陳述。」對於有這種「特殊需要」的學生,機構十分「良心」,不收取額外費用,因為「要指導這些學生,很浪費時間」。另一家教育機構「融尚私塾」,創辦人雪麑雖然對此表示不齒,但亦承認,許多家長均希望由機構代筆,並指,一旦公司拒絕為學生撰寫假文章,一些家長便會「翻臉」。
至於升學的另一關鍵 SAT,由於並未在中國設試場,每年近萬的中國考生,通常會前往香港參加考試。然而,在美國採用的試卷,常在同一考試週期中於亞洲重複使用,意味考生或可在考前得知試卷內容,故其可信度常受質疑。2013 年,管理 SAT 的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便於韓國發現有升學機構事先取得試卷,導致該次考試取消。2014 年,理事會則在另一次洩密中,拒絕為 55,000 名中、韓考生評分。
有升學公司更會為學生偽造成績。2016年,一家名為 Transcend Education 的深圳公司被揭為學生篡改老師評語、偽造高中成績單等。昆明的「劍橋優才夏令營」總監 Emma Pu 稱,一干欺詐行為已見慣不怪。不過,她認為相比起完全造假,「這些公司更常見的方法,是讓申請人的背景看起來很好,他們會讓你參與虛假的活動。」論文方面,「有公司會使用線上搜尋得來的樣本文章,而最富裕的客戶,則會有私人定制的職業『槍手』服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