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陶傑:有永遠的支持嗎?





區議會選舉,親中建制派失利,人所共料,但崩毀式的大敗,卻連中國也意料之外。
半年來的關鍵人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固然是引領香港建制派走向失敗的主軸人物:推行送中法例之初,林鄭下令立法會建制派全力支持,並得中聯辦加佑,以為萬無一失。
但她不知道此法立意粗疏,禍害至廣。民建聯、工聯會等也不乏對政治稍有觸覺的人,對此表示保留。但一聲「保皇」令下: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建制之所以為建制,在中國的眼中功能僅是如此。
以麥美娟為首的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用粗言穢語辱罵林鄭,便是高瞻遠矚之處。她是中文大學英文系出身,見識自然比一般工人階級高超,聞到一股不祥之味。
但沒有辦法,中國決定了香港的政制:林鄭月娥並無執政黨,而工聯會和民建聯也不能選出一個人執政,包括其中據說大腦細胞數目最為完整的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
結果半年悲劇:包括麥美娟在內的建制派議員在區議會全部失利,丟職落選,但林鄭月娥卻得到國家主席的肯定和支持,特首的寶座硬生生保了下來。
「落紅不是無情物 ,化作春泥更護花」,如此浪漫的詩句,畢竟只在文學中才有。中國人的政治完全是另一回事。建制派全面翻車,對於林鄭的容忍也到了極限。二十年來,中國政府下令愛國建制派須支持特首執政,但若支持的回報是一個高傲而能力平平的特首,卻不斷削弱他們的從政基礎,還會有永遠的支持嗎?
雖然立法會選舉是比例代表制,不至於再度慘敗,但若以公投的標準而論,泛民與年輕人總得票 57%,而親中建制派僅 41%。以公投的結果而論,雖然是六四比例,卻觸目驚心。
曾鈺成先生更賠出了午夜前往理工大學企圖救援一名叫做朱媛的神秘中國女子、而橫遭指斥的代價,終於親中愛國的資深人士也懂得「網開一面」的仁愛哲學。理工大學被困的學生,數日之後,還有三十人
國際社會由人道角度看出這個頑固拒絕「網開一面」的林鄭政府,正在香港上演另一場長春圍城。
長春圍城慘劇發生在 1948 年,餓死數十萬人。中國歷史的悲劇基因,西方做夢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一個前殖民地上演。
中國的儒家思想雖然主張忠君,但先秦時代的儒學初心,論及君臣的義務,論語強調:「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但孔子還肯定了湯武討伐夏桀和商紂的革命,認為一但是臣所待奉之君犯了大錯,儒家的官員並無逢迎的義務,反而應該割蓆。
但宋明之後,中國的文人喪失了人格尊嚴。愈重視如何做人,中國人反而愈難做人,而且還會發現:愈重視如何做人,愈做得不像一個人。
香港特區政府的悲劇,全球注目。外國政府和傳媒只看到最表層的無能,對於深層的基因,又豈能窺視於二三?
尤其是當特首是天主教徒。對天主的崇仰,很容易轉帳為對一個政治最高領主的愚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