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習近平誤判香港選情 兩大原因曝光

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親中共的建制派大敗後,消息稱,北京對選舉結果吃驚,沒料到輸得如此慘。有專家分析造成習近平誤判的兩大原因。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11月25日出爐:總共452個議席中,泛民主派取得388席,得票率超過85%。而在親中共的建制派僅得59席。


反送中抗爭5個多月以來,由於中共控制了主流媒體,不論特區政府還是親北京陣營,都宣稱武力鎮壓反送中抗爭者具有一定的民意基礎。
而此次區議會選舉結果,真實的民意反映在選票上,與中共的洗腦宣傳截然相反。
香港01引述消息稱,北京對選舉戰果感到吃驚,雖然早知建制派形勢不利,但直言沒想過會輸得如此「慘烈」。
中南海的研判是,在香港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激烈警民衝突,以及紅磡隧道被堵等一系列事件後,港人對抗議者的不滿情緒可以抵消反送中運動的部分衝擊力。怎知這場區選結果如此震撼,海嘯威力會這麼大!北京必會重新評估香港局勢或調整策略。
「外交政策」雜誌資深編輯巴默(James Palmer)刊文說,3家中共央級官媒,在區選前已假定建制派大勝,並已定稿,結果出來後,北京媒體新聞部裡一片驚慌失措,急着尋找能對中共有利的說法。

北京的獨立政治分析人士吳強對媒體說,北京對香港的民意以及對民主政治一直不了解也不理解,這使得北京對香港的局勢做出了誤判。
他說:「除了誤解、不理解民意以外,他們似乎也被自己的新聞機關、宣傳機關,駐港機構,無論是中聯辦還是港澳辦對香港選情投其所好的分析給誤導了。」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董立文向中央社表示,這個結果讓習近平難堪,因為習不久前才接見特首林鄭,並對她帶領的港府給予充分肯定,顯示出習對香港局勢嚴重誤判。


錯誤情報害了習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曾對《信報月刊》說,錯誤的情報,導致北京對香港有一個嚴重的誤判。這些情報人員在香港依賴地下黨、中聯辦替他們穿針引線,結果接觸的都是親中圈子,只能聽到一種聲音。
他說,「這樣上去的意見,就必然是偏頗的。」

不止如此,報告交上去還得經過層層篩選,一位處長(中層幹部)的報告,竟要經過8至10個關卡,才能到達政治局常委手上,過程中,任何尖銳的意見都會被磨平。
程翔分享了一個親耳聽到的例子:報告原本寫「香港問題成為我們面對的一個新挑戰」,去到第三關,「挑戰」兩個字不能用,被改成「課題」,事件的嚴重性失去了很多。
他說,現在中共在香港有一套相當複雜、緊密的情報系統,許多與香港有往來的中共省市的公安廳、國安、軍隊在香港都有「耳目」,主要以私人公司形式掩護。
另一個原因是「鬥爭心態」。
程翔說,「因為中共起家,正是蘇聯扶植,以顛覆國家民意的政權。在中共的DNA內已有一套機制,收外國的錢,武裝割據。這是它的成長歷史。」
再加上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中共認定幕後黑手是美國,目的是要瓦解共產主義陣營,故根深蒂固相信「美國亡我之心不死」。

而香港有150多年殖民歷史,即使1997年收回主權,北京仍然擔心這個南方邊緣城市,會成為英美顛覆中共的基地。
中共每每以「鬥爭」角度思考問題,「內部就是階級鬥爭,香港問題就是國際鬥爭」。
中共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徐焰曾斷言:「香港人成分最壞」,因為一有國民黨殘餘,二有大饑荒逃民,三有殖民地遺民。
程翔表示,中共的「這種階級分析,動不動就以『斗』的角度去處理香港問題」,
2003年50萬港人反對23條,中央大為錯愕,事後所有系統都空群出動來香港「收風」,這麼多人來,理論上應該可以查出真相,但事實卻非如此。
程翔說,接觸過大量「收風者」,發現全部人對香港都有3個先入為主的印象:

1,香港人長期在殖民地生活,沒有國家意識;2,英國在撤離香港後,一定會給中國留下「蘇州屎」;3,西方一定不會甘心讓香港從西方陣營的一分子,變成中共陣營的一分子,故會千方百計阻擾主權移交的進程。
大紀元評論員王赫說,習近平長期被中共體制性的假情報所包圍,這個選舉結果對習可謂棒喝。不論是追究涉港系統的誤報軍情還是謊報軍情、故設陷阱,習卻因此明白了香港的真實民意所在。從而為調整香港政策提供了可能。
他認為,川普這時又把手伸向習。川普說,我和香港的示威者站在一起,也與習近平站在一起。其潛台詞是要習和香港示威者站在一起。這是將習與中共區分;而川普27日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也表示,「我簽署這些法案是出於對習近平主席、中國人民和香港人民的尊重。」
王赫認為,習現在是站在一個十字路口上,雖然焦頭爛額、踟躕徘徊,但幸運的是還有選擇的機會,如果走錯了路,以後恐怕連這樣的選擇機會都難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