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顏純鈎 以假立國,其能久乎?

以假立國,其能久乎? 週三 2020-03-11
顏純鈎


廣告


習近平終於到武漢視察,首先當然是要體現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領導力;其次是,武漢疫癥表面看來已到尾聲,再遲一點去,不是去指導抗疫,是去打掃滿目瘡夷的戰場了;最後,到前線慰問一下醫護和工作人員,與禁錮於高樓上的居民打個招呼,也算是一種親民作風。
  
不過再怎麼看,習近平武漢之行都像一種下山摘桃子﹑順便洗白自己形象的安排。整個疫癥搞到如此不可收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時間上大大延誤。鍾南山的研究表明,只要武漢提早行動五天,就可以減少三分之二的感染。時至今日,習近平仍沒有打算向全中國﹑全世界人民說一聲對不起,從一月底到二月初,因為他壓住疫情,沒有及時全面總動員抗疫,造成了本來可以避免的成千上萬的人命傷亡,和不可估量的經濟損失。
  
更糟糕的還是,整個視察行程暴露出來的,是一場全面作假的表演。有網民發覺,他去視察的火神山醫院,本身就是假的;他到小區視察,每家每戶都派公安駐守,嚴防居民當面喊話;他去看望病患,隔著很大一面落地玻璃窗,顯然是臨時佈置的一個假病房,至於睡在病床上和他揮手的老人,究竟是不是真病人,也無從得知了。
  
以習近平多年浸淫中共官場的經驗,他豈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擺設出來,都是偽裝的現場,為拍照登報而設?他當然知道。他知道,他身邊的人也知道,負責安排視察的地方官也知道,被視察的人也知道,以至那些被公安監視著,連陽台都不能靠近的武漢市民,當然也知道。
  
誰都知道那些是假的,也都知道包括習近平在內,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假的,上下做作,就把一場作假的戲演得像真的一樣。然後虛假現場都被拍照,登到黨報上,小心挑撿不會穿幫的鏡頭,剪接妥當,在電視上播出,如此這場以假亂真的戲,就讓某些大陸人看得熱淚盈眶。
  
作為國家領導人,安全當然是重要考量,不能保證安全的話,也不是非去不可。與其到現場作假做戲,不如就不去,去了又要作假,比不去的後果更惡劣,所謂「真善美﹑假惡醜」,假是與惡﹑醜相連繫的。作假侮辱普通人的智慧,作假也使自己喪失公信力,作假更形成惡劣作風,上行下效,整個國家都被假相蒙蔽。
  
中共以假立國,其來有自。人民代表選舉是假的,政協民主黨派參政是假的,1958年毛澤東搞大躍進,畝產萬斤糧,地方官把幾畝田的糧食堆到一畝田裡去拍照,報紙瘋傳,而全國上下合力作假的結果,就是稍後的全國大饑荒,餓死四千萬人。
  
國家統計數字一向都是人為編造出來,以至國家正式公佈的各種數字,連政府官員都不相信。李克強就不信各省上報的GDP,自創觀察經濟活動的兩大要素,一是用電量,二是運輸量。誰知此次中央嚴令復工,地方官為應付中央要求,以工廠開足照明﹑機器空轉來提升用電量,藉此胡弄中央。看來李克強要知道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又要想別的辦法了。
  
弄虛作假,這是一種農民式的奸狡與淺薄。農民教育程度不高,小農耕作憑經驗多過需要科學求真的精神,統計粗枝大葉,日常勞作也不倚仗精密計算,一般人遂以為作一點假胡弄他人無傷大雅。中共上下的弄虛作假,可說是一種戰爭年代流傳下來的粗鄙作風,在今日全球化年代,科技文明深入社會生活所有層面,是一種嚴重的脫節,也是一種道德上的大缺陷。
  
造假能掩飾各種錯失,諉過於人,又有利於塑造偉大領袖光輝形象。在資訊單一化﹑禁絕異議的政治環境下,弄虛作假往往又有某種實際效果。大陸人因循苟且,太容易受騙,也太安於受騙,長期受騙變成一種生活常規,不以為怪,不以為忤。如此數十年來,上面騙下面,下面也騙上面,上下交征騙,騙得不亦樂乎。
  
但一個舉國詐騙的體制,其能久乎?中國自五四運動提倡科學與民主以來,百年過去,連這兩項最基本的訴求都遙不可及。科學的要害是求真的精神,是對客觀事實與規律的絕對尊重,所有科學發現和發明的基礎,都只能以追求真相﹑符合客觀發展規律為前提。
  
以假求真,真不可得,以假亂真,真不可尋,真一旦缺位,何來善與美?真善美缺位,假惡醜便泛濫成災。說到底,世道之不堪,首先來自科學求真精神的喪失。
  
可惜,中共的體制文化中,作假早就成風。以假立國,吃虧無數,至今仍不悔悟,有中共一日,大概都不可能改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