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愛國愛國,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愛國愛國,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撰文:顏純鈎
特朗普收回「中國病毒」的說法,是因為在美國的亞裔開始受到個別人的歧視,他擔心自己的說法可能助長社會不公。特朗普這個人,有時說話顛三倒四,但至少在這一點上,他還守住了做人的底線,那就是他雖然愛國,但不能以愛國的名義喪失人性。
很多中國人將愛國置於人性之上,只要是愛國,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可以幹得出來。他們認為愛國就應該這樣,超越一切,凌駕一切,統馭一切。
中共要求中國人愛國,就是以愛國的名義,他們可以做一切見不得人的事,而且可以做得理直氣壯。
看方方日記,原來瘋狂討伐她的就包括著名的「帝吧」,所謂「帝吧出征,寸草不生」,足見這支五毛大軍聲勢嚇人。反送中運動初期,帝吧全面出征,到處開火,攻擊香港人的抗爭。他們以為香港人拿他們沒有辦法,一則人人都是匿名,二則人那麼多,難以對付。不料香港網絡義士們稍動手腳,就把他們一個個起底,將他們的個人資料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從此帝吧愛國勇士們落荒而逃,再也不敢出來生事。
帝吧討伐方方,方方一人孤軍奮戰,也沒有倒下來。方方沒有什麼勢力,更沒有黨的護持嘉獎,她只是做了一個平凡的人,用平凡人的人性去對抗。每個人都先要做一個人,然後才做某國人,然後才做某地人,然後才做各種各樣不同身份的人。先做一個正常的人,然後再談要不要愛國,不能反過來,為了愛國,可以不問自己是不是人。
不久前,瀋陽一家著名粥店掛出一幅充氣標語,寫的是「熱烈祝賀美國疫情,祝小日本疫帆風順長長久久」,這和當年日本福島海嘯時,中國一片歡呼之聲是同一原因。但在日本,東京大學畢業禮,因為疫情全校只有十三個學生代表十三個學部出席,而代表畢業生發言的,是武漢留學生鄭翌。日本人用這種方式,表達他們對處於災難中的武漢人的同情和聲援——中日兩國民族性之差別,便表現在這種地方。
愛國不是最高價值,愛國之前,應該先愛真理,愛自由,愛普遍人性。愛國情操應該以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價值觀加以衡量,國家可愛,愛之可也;國家不可愛,恨之可也。國家可愛你不愛它,難道你要愛不可愛的國家?反之,國家可恨你還要愛它,國家只會永遠讓你恨下去。
方方在她的日記中寫道:「這一次的疫情,讓我們看得特別清楚的是,整個社會展示出的人道水準處於什麼樣的程度。」方方說得太客氣了,中國社會的人道水準,不只在疫症中,在無數社會現象中,都展示出極其低劣的人道水準。為什麼?就是因為多數中國人都太愛國了,愛國愛到喪失基本人性。
公民記者陳秋實在臨被失蹤前,悲憤地在鏡頭前喊:「我他媽的死都不怕,還怕你們幾個國保!」陳秋實冒死親臨抗疫前線,為國人報道武漢實況,他一路受威脅跟蹤,明知後果嚴重,仍舊捨命堅持。你能說陳秋實不愛國嗎?他在愛國之前,先追尋真相,分辨是非,為民請命,這些都是基本人性的反映。他愛國愛得那麼苦,為的是十四億中國人,但中國人當中,有多少人明白他的苦心?
反送中運動之初,筆者在報章寫過一些支持抗爭的文章,一些海內外的校友紛紛在群組中痛斥我是「漢奸」,於是我在《蘋果日報》又寫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做漢奸,還是做奴隸?》我提醒他們,孫中山當年搞辛亥革命,曾投靠日本人,得到金錢和武器,用來推翻滿清的中國;毛澤東們搞共產革命,曾投靠蘇聯,得到金錢和武器,用來推翻國民黨的中國。
當年若孫中山和毛澤東一味愛國,怎麼會搞武裝革命推翻自己的國家?可見愛不愛國,根本不是他們最高的生命價值。照孫毛的準則,在愛國和做奴隸二者之間,我選 擇不愛國,也就理直氣壯了。
希望我那些愛國老同學,以至香港眾多藍絲們,有一日能想通這個淺顯的問題,那時他們才懂得要先做回一個真正的人,然後再選擇愛不愛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