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焚書之後 會不會開始坑儒?

獨裁者權力不受制衡,肯定是公權力作惡的黃金機會!駐港國安公署不受制於香港法律,特首主持國安委員會又不可司法覆核,香港會否重蹈納粹德國式大災難?





焚書之後 會不會開始坑儒?
社交疏離日記social distancing journal,2020-07-05
何良懋/ 溫哥華
*香港社會「七一」後極速併入共產中國政治版圖,國安法
生效不過幾天,港島銅鑼灣的中央圖書館為表示緊跟中央路
線,把黃之鋒、陳雲等多位本地作者的著作暫時「下架」。
7月中灣仔會展中心舉行年度書展,部分書商近日自行抽起
一些原定展銷書籍作品。有網友不禁嘀咕,起初是焚書,跟
著會不會開始燒人(坑儒)……

這個時節,不禁想到上世紀中葉納椊德國幾年間,如何把猶
太人集體送進毒氣室(圖)虐殺的事件。我發現,政黨統一
思想、系統地抹黑受針對群體的形象,再輔以軍政高壓政策
剷掉公民社會肌理,全力開動宣傳機器,大獨裁者立時一馬
平川,為所欲為,想點就點!香港會是新柏林嗎?

納粹大屠殺(Holocaust)又稱猶太人大屠殺,此
字來自希臘語,意思是用火犧牲,猶太人則稱之為Shoa
h,來自希伯來語,帶「浩劫」之意。指上世紀三四十年代
納粹德國及其協作國對近600萬猶太人展開的種族滅絕行
動。當時歐洲約有近900萬猶太人,近三分二遇害,包括
約150萬名兒童。一些學者稱大屠殺也須涵蓋近500萬
非猶太遇難者,由此總受害人數將近1,100萬人。

納粹德國能短短四五年間殺害那麼多猶太人及其他「敵人」
,歸因於納粹黨有整套建基於優生學的思想論述體系,以及
嚴密的黨組織力量、強大宣傳機器、軍國主義主導的軍隊,
以及強人希特拉的鐵腕獨裁統治方式,長期把猶太人醜化為
「非人類」號召民眾當作過街老鼠般打擊之、舉報之,以高
壓手段營造摧枯拉朽的「一致」聲勢,集中國內外反猶勢力
辦大事,在納粹黨整軍經武下,猶太人等同於永不超生。

納粹德國1939年秋天閃電攻佔波蘭,又把丹麥、挪威、
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和法國據為己有,這些國家的猶太人
生活在鐵蹄下。在納粹黨領導及黨衛軍(SS)協調下,德
國所有政府部門均參與其事。正如俗語說,雪崩的時候,沒
有一片雪花無辜。德國各駐外使館均有一名特使負責處理所
在國的猶太人問題。

不僅如此,納粹黨絞盡腦汁,利用宣傳洗腦手法煽動當地軍
民反猶。四面楚歌的猶太人再也沒有自由,被禁止外出,要
佩戴猶太星章,經濟上遭到致命打擊,精神上受盡折磨,他
們生活在隔離區,被強迫做苦工,過著生不如死、無比痛苦
的生活,等著他們的是死亡。迫害與屠殺分階段進行,最終
發展為「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參與執行大屠殺的
「屠夫」總數估計逾20萬人,可見納粹政權居心之毒、用
力之狠。

1941至1945年間,納粹黨對歐洲諸種族及政治群體
全面迫害,尤以猶太人所遭到屠殺最甚,規模為史上最大。
戰後德國官民作出深刻反省,50年前發生著名的「華沙之
跪」:1970年12月7日,時任西德總理勃蘭特(Wi
lly Brandt)在波蘭華沙猶太區起義紀念碑前下跪。當天
他代表西德與波蘭簽訂《華沙條約》,在紀念碑前獻上花圈
後,突然下跪並且為在納粹德國侵略期間被殺害的死難者默
哀。這一舉動引起德國國內乃至世界各國的驚動,象徵德國
人對屠猶世紀暴行的羞愧與懺悔。

天佑香港。今趟中共彷彿令全體港人遭到二次殖民之苦,通
過國安法威脅、欺凌港人,顯然並不視之為平等公民。中共
失信於香港人,既不實踐承諾讓港人享雙普選權利,又僭建
國安法打擊要求正常公民權的市民。在國際上展示恃強凌弱
的醜陋行徑,當權者又是否知道有失國格,喪失政治道德高
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