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對邪惡容忍,就會成為邪惡的一部份

對邪惡容忍,就會成為邪惡的一部份
撰文:顏純鈎
  日前大陸貴州發生大巴司機駕車,將整車高考學生一起衝入河,造成21死的慘劇。這種反社會罪惡行為,雖然在外國也偶有發生,但在高考前發生這種人間悲劇,更令人痛心。
  想想那些孩子,暑去寒來,至少苦讀十年才等到有機會金榜題名的日子;想想那些家長,節衣縮食供養一個孩子,到頭來光宗耀祖的機會沒有了,連孩子也沒有了。
  一個司機要有對人間多切齒的仇恨,才做得出這樣滅絕人性的事?放在往日言論自由的香港,一定有記者去追蹤,發掘司機的身世,找出慘案發生的底因,可惜在大陸,永遠都找不到真相。
  高考前後,又爆出多起歷年貧苦考生被人冒名頂替上大學,受害者蒙受生命巨大損失的事。據網民傳,涉事的教師﹑教育局和公安局負責人都沒有受到懲處,有人甚至故意誇大受害者的一些小毛病,以減輕政權剝削弱勢者應有權利的罪行。
  一個考生在高考試場上拿到高分,有資格入大學,但因為無權無勢,最終被有背景的同學偷龍轉鳳冒名頂替。受害者失去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從此個人命運大挫折,而侵佔學位者則因為家庭有勢力,憑不法手段,一登龍門身價百倍。
  把一個考生的成績偷龍轉鳳,在正常法治的社會,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你要拿到成績單﹑入學通知書﹑原校的相關履歷﹑當地公安的戶口證明等等,也就是說,成就一個罪惡,實際上是一個邪惡鏈條在運作。一些黑錢暗地裡流動,一些見不得人的人際關係在串連,甚至一些相關官員也要從中擺弄,然後,公然掠奪一個孩子的青春,甚至她的一生。
  人性邪惡的病毒在社會流行,侵蝕社會健康的肌體,一點點腐爛敗壞,直至整體蛀空——社會爛透了,就成為獨裁體制生長的土壤。
  香港人向來生活在法治健全的社會,有穩定的法律體系保障每個人公平的權利,有廉政公署對付權貴貪腐,也有高度文明的自我修養,維持社會正常的秩序。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半個多世紀以來,香港人一磚一瓦,不避艱難,從小處做起,慢慢砌成這個人見人愛的東方之珠。香港人待人處事有規有矩,謙禮互讓,連等車排隊﹑過紅綠燈這種小事,都依公民意識自我約束。所有良善文明的生活習慣,都建基於一種社會正氣,邪氣雖不免在暗角流竄,但正氣永遠凌駕邪氣。
  反觀大陸,一切正與我們相反。邪氣盛行到一個地步,邪氣變成正常。一個人要在社會上生活,如果堅持不與邪惡妥協,堅持固守應有的倫理道德準則,你就可能寸步難行。你會處處碰壁,自己和家人諸事不順,受人排斥,被人譏笑,到最後,你除非改變自己,附和邪惡,你就很難在社會立足。
  也就是說,你在一個邪氣盛行的社會生活,你很難不被邪氣同化,你被同化了,就變成整個社會邪氣的一部份,久而久之,你也會習慣邪惡,離開邪氣都沒辦法生活。
  香港現在面臨的危機,不僅僅是國安法帶來的恐怖與嚴酷,不僅僅是言論﹑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沒有了,不僅僅是廉政慢慢失語,公平逐日流失,而是整個社會風氣的惡化。大陸那一套政治文化﹑生活文化慢慢侵襲我們的肌體,香港人不可避免地會淪入一個邪氣盛行的社會,到那時,我們也將自覺不自覺地成為邪惡的一部份。
  網傳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文強臨死前的十一句話,其中還有一些說得上是肺腑之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善倒沒有,清心直說還是有的。
  「如今一個幹部要是不貪不色,誰敢相信你,重用你?」
  「是誰給我為所欲為的權力,我的上級都幹什麼去了?」
  「殺了我不過封了我的口,能封住貪污腐敗的源頭嗎?」
  「全國像我這樣的幹部不說有幾百萬,至少也有幾十萬吧?」
  「現在的官員比國民黨還壞,我不過是其中一員罷了。」
  世上永遠不可能消除邪惡,你對邪惡容忍,你最終就會成為邪惡的一部份。
  國安法可怕,但國安法背後那種以國家名義的理直氣壯的邪惡,才更恐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