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李嘉誠的三種智慧

李嘉誠的三種智慧
撰文:顏純鈎
近期李嘉誠有兩個大動作,都巧得不得了。一是早前公佈一個倫敦地產項目上馬(正應了港人避難急需),一是近日成都一個地產項目順利出售(正應了大陸內外危急)。

退出中國,進軍歐洲,他的生意戰略大轉移是現在進行式,密鑼緊鼓,按部就班。一退一進之間,充滿智慧。

一個人做人成功,最要緊要有人生智慧;一個人做生意成功,最要緊有商業智慧,但任何人要有大成功,都不可沒有政治智慧。因為做人與做生意,都離不開政治,政治籠罩我們的一切。

李嘉誠當然有人生智慧,只看他處理家庭和人際關係(雖然筆者不比一般市民知道更多),就感覺有一種舉重若輕﹑棉裡藏針的功力。一個人人際關係融洽,如魚得水,上下打點滴水不漏,大小事長袖善舞,這個人一定有過人的人生智慧。

李嘉誠當然有商業智慧,他歷盡劫波談笑自若,商業版圖不斷擴大,於中西方險惡的經濟漩渦中矯若游龍,投身在人前,抽身又在人前,見人所未見,行人所不敢行,敢於全力以赴,也不惜斷尾求生。他能從複雜的投資環境中抽絲剝繭,理出頭緒,作正確的決策。

但李嘉誠撤離中國的戰略大決策,卻絕對來源於他的政治智慧。早在大陸經濟如火如荼時,李嘉誠已認清中共本質。筆者相信,李嘉誠與別的大商家不同之處,是他一定勤於閱讀,尤其讀很多政治書歷史書,了解政治的凶險,歷史的來龍去脈。

中共改革開放曾經造成很多假象,大陸知識界很長一段時間內,對中共抱有不切實際的期望,西方國家政客和知識界,也對中共發展經濟後改革政治長期抱有幻想。李嘉誠幾時覺醒,這件事令人好奇。

中共執政之初,曾經以新民主主義國策迷惑國人,不旋踵這一套說詞就被集體化取代,此後數十年,在集體經濟大環境下折騰不休。中共立國目的,就是將舉國財富據為己有,我的是我的,你的還是我的。中共數十年起起落落,每遇順境,就糟塌百姓,每遇困境,就放軟身段,挽救瀕臨沒頂的政權。毛澤東製造大饑荒,劉少奇收拾殘局,沒幾年老毛故態復萌。四人幫搞到民不聊生,鄧小平撥亂反正,走一半發生「六四」,鄧又放棄政治改革。

江澤民接手後悶聲發大財,中共一路蹣跚一路收成,到胡錦濤執政後期,經濟大好,「國進民退」的大國策就現形了。

李嘉誠應該是在「國進民退」推出後,就預感大局不妙了。共產黨始終要走馬列毛的社會主義道路,所有市場經濟的改革,都只是權宜之計。李嘉誠一介商家佬,賺錢第一,當然明白在「國進民退」的大環境下,自己的生意會有什麼前景。共產黨羽翼已豐,舊夢未圓,長遠一定按部就班重回共產主義老路,對私營企業來說,那時已敲響了喪鐘。

李嘉誠的戰略大轉移建基於一個終極判斷,就是共產黨永遠都不會成為共同富貴的伙伴,你的富貴是暫時的,他的富貴是永遠的,你的富貴是你的,但沒有保證永遠是你的,他日可以成為他的。這種缺乏安全感的投資環境,不是李嘉誠可以接受的,既然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中國待不下去,就另謀他圖,世界那麼大,只要有錢有智慧,人生到處是青山。

就是這樣,李嘉誠夾起尾巴走人,捨得下罈罈罐罐,不顧惜一時得失,早在別人還興烚烚如蠅附羶時,他就不動聲色抽身了。

李嘉誠的政治智慧,還表現在他在反送中運動初期抱持的那種珍惜香港﹑愛惜香港年輕人的心態。他在香港發達,深明老香港價值所在,深明資本主義的生命力,現在中共和林鄭要摧毀的,便是他賴以發達的舊香港——在歷史大變局之際,他選擇與人民站在一起。

港版國安法推出前,李嘉誠表態支持,這可以說是他人生一大敗筆,大大削弱了香港人對他的好印象。當然,其時無人知道惡法細節,國安法毒辣之處,相信也在李嘉誠意料之外。他並非缺乏政治智慧,應該是承受了很大的政治壓力。

梁振英是中共的忠實走卒,李嘉誠與梁長期不和,由此觀之,李嘉誠自有他的可取之處——你與什麼人交朋友,你就是什麼樣的人。至少在人生智慧和政治智慧上,梁振英與李嘉誠之差別,層次高低不可以道里計。

不管如何,李嘉誠趨吉避凶,走得快好世界,筆者還是佩服之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