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李嘉誠與施永青的分別 - 馮睎乾

李嘉誠與施永青的分別 - 馮睎乾
21小時前








資料圖片



專欄作家 : 馮睎乾




十月七日,加州柏克萊大學的Jennifer Doudna教授榮獲諾貝爾化學獎,阿爾伯特大學的Michael Houghton教授榮獲諾貝爾醫學獎,李嘉誠得知消息後,高興得流下眼淚。原來早於2010年和2011年,李嘉誠已慧眼識英雄,資助兩位教授的研究工作,等待十年,終於開花結果,難怪心情激動。李嘉誠基金會在網上發文說,李先生「相信二人的科研方向」,「感謝他們及團隊的努力,為世界帶來改變和希望。」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同一天,也是靠地產發跡的施永青,則洋洋自得地在自己辦的報紙上,發表了一篇以中學生水平來說也嫌幼稚拙劣的作文,題為〈年輕人怎樣才能學會獨立思考〉。施老闆一開始,就頭腦簡單地按年紀把人口分為兩類:年輕人的知識都是二手的,缺乏社會經驗,容易被洗腦,而年長的人有豐富第一手知識,「不會輕易接受與自己生活經驗不一致的概念」,所以能獨立思考。他又揶揄很多年輕人連養活自己的能力也沒有,「憑甚麼去改造世界?」

我也不妨簡單地把有錢人分為兩類,一類是成功的富人,一類是失敗的土豪。前者像李嘉誠,懂得善用財富,自強不息,日新其德,促進世界文明;後者像施永青,只計個人利益,抱殘守缺,自以為是,成為社會負累。有什麼比貧窮更可悲呢?就是窮得只有錢。有什麼比無知更愚蠢呢?就是賣弄錯誤的知識。

成功的富人都尊重知識,虛懷若谷,喜歡聆聽「與自己生活經驗不一致的概念」,失敗的土豪則炫耀經驗,沾沾自喜,喜歡說「老子食鹽多過你食米」。施永青們永遠不明白:缺乏智慧的知識,沒有眼界的經驗,根本毫無價值,任你在井底探索一百年,也不過長成為井底經驗豐富的蠢蛙而已。

當然,我批評施永青,不代表我認為年輕人一定對。事實上任何人也可能犯錯,無分尊卑貴賤,施永青的愚昧,在於他用年齡決定智愚,以舊日的經驗否定未來的變革。世界在變,人類對世界的認知也在變,地球決不是繞着藍絲廢老的「生活經驗」轉動的。文明的進步,總源於對固有經驗的懷疑和挑戰。一個民族若缺乏自由的思想、獨立的精神、批判的勇氣,那就永遠不可能進步,而一味標榜昔日經驗、維護既得利益的「成功人士」,說穿了就是這個民族的害群之馬。

試看諾貝爾科學獎歷年得主,哪一個不是提出「與經驗不一致的概念」的?例如今年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彭羅斯(Roger Penrose),研究廣義相對論與黑洞的關係,向來思想無拘無束,他有很多理論或假想,不但跟普通人的生活經驗不一致,甚至跟同行的很多宇宙學家也不一致。彭羅斯挑戰主流的「宇宙大爆炸」理論,提出循環宇宙觀。他認為,按照熱力學第二定律,宇宙的熵(entropy)——代表「隨機性」或「混亂度」——會隨時間而增多,沿着時間回溯則必然減少,但為什麼宇宙卻誕生於大爆炸,一片混亂呢?因此,他主張宇宙並非始於大爆炸,之前已有宇宙,天地乾坤本是無始無終的存在。彭羅斯認同這是crazy idea,但他也說: “But maybe a crazy idea is what we need!”

真正成功的人都不抗拒crazy idea,而不知道自己失敗的人,總以為經驗就是真理。施永青們不知道自己風生水起,不是因為你荷蘭叻,只因為投胎夠早,恰巧趕上七運的順風車。如今時移世易,標誌着「文明」和「疾變」的九運將臨,於是在七運雞犬升天的社會賢達、成功人士,都一個接一個在今天這「過渡期」露出本來面目。不出數年,這群人必然逃不過時代巨輪的輾壓,以及文明烈火的滌蕩。大江東去,浪淘盡下流人物,對於未來,李嘉誠和施永青都下注了,你寧願相信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