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唐明:還在自以為是的精英

唐明:還在自以為是的精英專欄, 社會脈衝, 美國,民主, 法西斯, 精英, 選舉 2020年10月16日 by 唐明 好色淑女
[url=][/url]1910 年代,歐洲移民於紐約港初次看見自由神像及埃利斯島。 圖片來源:Edwin Levick/Getty Images


美國大選迫近,每日一上網,消息紛亂撲面而來。
首先,美國民調又重現四年前的跡象,媒體又一面倒看好拜登,據說連「右翼」的 Fox 也不看好現任總統。
然後,拜登小兒子的重磅醜聞曝光,主流社交媒體清一色冷處理,甚至連白宮發言人轉發也被封帳戶,就好像不久前 Trump 說他已經康復不會傳染別人,也被 Twitter 貼上「不可證實」的警告字樣。
還有香港台灣一些知識分子也來添亂,包括著名的才女龍應台以「反戰」的「正義口號」,非常不滿現任政府「招惹對岸」;還有一些不值得點名的學者,要大家冷靜對待美國總統選舉的陰暗招數,不要「跟車太貼」。
這些亂七八糟,風馬牛不相及的人與事,有甚麼關聯呢?
這其中的核心,就是那些平日滿口公正、理性、冷靜、客觀、持平的人,其實只允許自己說話,他們一點也不在乎,也聽不進反對聲音,到了關鍵時候,他們先是捂住自己的耳朵,然後就要去捂住別人的嘴 ——「不管你說甚麼,我就是反對」。別人的憤怒、悲痛、熱血沸騰,肝膽俱裂,在他們看來,便是不理性,不冷靜、低智商、教育程度低下,容易跟車太貼。
雖然他們常把轉了一百萬遍的「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的 cliche 掛在嘴邊,但實際上,他們會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去打擊你想要表達的欲望,輕易使用偏見、歧視、恐懼症、狂熱分子、極端主義等罪名的標籤,乃至於你一開口,就失去了正當資格,變成瘋言瘋語:
你質疑,有必要在課本上傳授同性戀技巧嗎?請勿在課堂上穿緊身褲,純粹因為不雅,他就說你是思想落後,食古不化,打壓自我表達,甚至「恐同」。
你說,危難當前,我們要抗爭,他就說你是好戰分子,破壞和平,「文明的細節全毀」。
你說,美國的政客也很混帳;他說對啊,這個 Trump 就是美國國恥;你說不,我說的是希拉莉、奧巴馬、拜登,他就瞪大雙眼:你腦子有病嗎?選舉的骯髒手段你也相信?!
你說,我支持 Trump 連任。他更是不可置信兩眼冒火:可那是個法西斯。你問:他做了甚麼法西斯的事情?他說:他歧視女人,歧視黑人,歧視拉丁裔等等等等。
那你再問:難道歧視就等於法西斯嗎?現在你歧視我信上帝,做體力工作,沒有讀大學,你算甚麼?這時候他就會嗤之以鼻,覺得你是一個地底泥都不如的賤民,他認為你最好沒有投票權,甚至連發聲的權利也不應該擁有。
很熟口熟面吧。這就是當前話語權被所謂的學術、傳媒、娛樂創作三大領域的精英所壟斷的局面。法西斯是甚麼呢?其實只要「維基百科」一下就能知道大概,但是這些控制話語權的精英,卻可以隨心所欲,把「法西斯」的罪名安在他們看不順眼的人的頭上,然後發起批鬥,直到把對方「搞臭」為止。
這一切,歸根究底在於這類所謂「精英」的自負:以為自己學富五車,以為自己代表真理,以為懂歌劇,通美術史,諳下午茶禮儀,就等於人格高尚,以為他們以「思考」發明出來的各種名詞、理論,展現了智力的優越和價值觀的進步,而非要強加於其他人不可。其實呢,他們往往以理性、持平、擺出同情弱勢的正義嘴臉,或者高人一等的姿態,來掩飾內心的怯弱、頭腦的虛妄、甚至情感上的膚淺蒼白。不要忘記,林鄭月娥就是這其中的典型,曾經豪給乞丐五百大元,第一時間跳出來為呂麗瑤和潘曉穎伸張正義,還總是批評香港人「歧視」新移民呢。
四年前這些精英忽然被老實人、普通人摑了一巴,而大驚失色:怎麼民意潮流竟然掙脫了他們的五指山,沒讀過大學,沒見過世面的那些草民,怎麼可以有自由意志呢,怎麼能不聽從精英的那一套?四年之後他們還是拒絕相信。
可是,正如兩百多年前托克維爾訪遊美國之後的慨嘆:普通的美國人享受極大的自主權力,拒絕服從精英知識分子的領導,促成了一種美國獨有的平等觀念,也是美國的道德和精神基礎。希望今日的美國人,沒有忘記他們先民的精神,堅持自己的直覺、常識、原則和信念,不要聽這些虛偽透頂的精英胡說八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