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胖虎共同體

中國最近放風說武漢肺炎不是來自中國,有可能是外國勢力帶來,背鍋的當然是萬惡的美國。美國總統於是反擊,命名其為「中國病毒」;WHO 說為了不帶來歧視,堅持叫「COVID-19」;然後又有人跑出來說不如求個打和,叫「中共病毒」。
雖然香港腳、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是躺著中槍,但我先假設大家都是被歧視了幾十年而不自知,用編號來命名才是撥亂反正。然而在這場命名風波中,「被歧視」的到底是誰?直接的答案是「中國人」,但廣義上的答案是所有亞洲人,因為只要你是黑頭髮黃皮膚,不管你是甚麼國籍,你首先是中國人。
明明就不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生,連中文都不會說不會寫,但會「被中國人」。這情況一部分是由於西方他者的無知所造成,因為他們不懂分辨亞洲人的臉孔,正如你也不一定會分德國人與芬蘭人。但亞洲人不是自古以來就會「被中國人」的,數十年前,當中共才剛剛放棄土製煉金術的年代,出外旅遊的黑頭髮黃皮膚會被以為是日本人。因為當時全亞洲最有錢的是日本,也只有日本人有錢旅行。
事情逆轉始於 90 年代末,漸漸富起來的中國好了傷疤忘了痛,回頭來個大清 2.0。在這個時期開始,中華復興的夢愈做愈大,由原來大陸統一、人民溫飽的追求,發展成「中國夢」與「一帶一路」的亞洲共同體。而這個共同體是千年朝貢體系的借屍還魂 —— 你認我作大佬,我保你做契弟。也就由這個時候開始,愈來愈多人被當成契弟,也愈來愈多人自認契弟,而契弟也多了一重中國人的身份。所謂「中國人」的定義逐漸變得模糊,用漢字的是中國人,黑頭髮黃皮膚的也是中國人。
正如日本思想學者子安宣邦指出,「東亞」概念的誕生與明治日本轉型為帝國有關,透過建立「東亞文化圈」的論述,打破中國中心的朝貢體系,論述後來發展成所謂的「東亞共榮圈」。於是不難理解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是中國崛起 20 年的一個總結,是立足在資本貿易上的現代朝貢體,為了打破美國在亞洲建立的秩序。
現代的中華朝貢體系是一個「胖虎共同體」,使用故意為之的模糊論述,目的是將所有歷史文化事物納入其中。「多啦 A 夢」中的胖虎是一名小孩惡霸,他有一句名言:「我的東西是我的東西,你的東西也是我的東西」,也就是「公我贏,字你輸」的邏輯。「武肺美國源起論」是胖虎邏輯的逆向操作:「你的病毒是你的病毒,我的病毒也是你的病毒」。
這個共同體是不接受討論的,只要你企圖去討論,就會進入它的邏輯,再也走不出來,發現自己所有的身份、歷史、文化都被奪去。所以香港有人嘗試將自己從「中華」裡切割開來,這種嘗試是永遠不會成功的。因為定義「中華」的權力不在你手上,而「切割」這個行為也是將自己僅剩的話語權放棄,更逆向承認中共擁有最高話語權。單純想透過切割去建立新身份認同的人,不可能走出「胖虎共同體」,最終更會發現自己切無可切。這種走不出切不走的無力感就成為共同體的助燃劑 —— 既然無法反抗,不如張腿享受。所以東南亞華人很多都愛中國,在居住地日常承受的不公無法內部消解,而「胖虎共同體」提供了想像的救生艇。
在「胖虎共同體」裡,所有亞洲人被粗暴地綁到同一條船上,讓人再分不清「華人」與「中國人」、「國民」與「民族」,總之你就是「中國人」。所以對中共的批評會成為對中國的批評,再成為對中國人的批評,也成為對所有亞洲人的批評。只要認同一個大佬,大家就一齊做契弟。
歐美左膠對世界大同的願景趨之若鶩,以為在字眼上積口德就可以獲取天堂的入場券,卻不了解這個「胖虎共同體」裡的大佬是來共你的產。但在這個共同體裡的確沒有歧視,因為在不允許自由的世界,大家都是同樣的契弟。

返回列表